澳门新葡亰永乐大典,中华大典

近日,《中华大典·生物典·植物分典》编纂工作正式启动,我校生命科学学院高明乾教授和卢龙斗教授应邀参加《中华大典·生物典·植物分典》编纂工作启动会。中科院昆明植物所、中科院植物所、中科院自然科学史所、中科院江苏省植物所、中科院华南植物园、云南大学、河南师范大学、云南中医学院、仲恺农业技术学院等单位的《植物分典》编纂委员会的编委、编撰作者及有关方面人士出席了启动会。

植物版《永乐大典》:《植物分典》编撰背后秘密

此前,我校社会发展学院王记录教授也被中华大典工作委员会和编纂委员会聘为《中华大典·文献目录典》编委,参与《中华大典·文献目录典·文献分典》编纂工作,并主持子课题《文献目录典·典藏总部》的编纂工作。我校社会发展学院以校级重点学科历史文献学为依托,整合我校教师力量组成课题组,最终通过《中华大典·文献目录典》的课题招标,获得课题经费9.45万元。《文献目录典》主编为著名文献学家、博士生导师周少川先生担任,编委分别由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河南师范大学、河北师范大学、内蒙古师范大学有关专家担任。王记录教授告诉记者:“大典编纂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窗口,让大家了解我们,也让我们看到世界。我们将通过辛勤工作,做出经得起时间考验的精品,产出一批过硬的研究成果,为提高我校知名度、锻炼学术队伍、增强科研实力作出不懈的努力。”

一个所,一本书。以吴征镒院士为代表的一群植物研究人员,在长达10年的时间里,为了《中华大典:生物学典:植物分典》的完成呕心沥血,精诚团结,最终于2017年10月成功将这本书出版发行。日前,《植物分典》编纂工作总结会暨赠书仪式在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隆重举行,专家学者济济一堂。《中国科学报》记者就此进行了深入采访,试图解读这本书背后不同寻常的秘密。

《植物分典》的编纂是吸取和运用现代图书分类的科学方法,对辛亥革命以前的传统文化典籍,进行一次全面的、科学的系统整理和汇编总结,使之为学术界和有关部门分门别类地提供准确、详细的专题资料,将全面反映中华民族对植物学的认识,复活中国民族植物学。高明乾教授表示我校能有幸参加如此光荣的编典工作,十分欣慰,一定尽其所能高质量地完成所负的编典任务,力争交一份让国家满意的答卷。

国家级重点古籍整理项目

我校文学院周相录教授曾参与了《中华大典·文学典·隋唐五代分典》编纂工作。他说:大典的资料搜集不仅包括汗牛充栋的各类专著,亦将涉及载诸史籍的其他各类文本文献,汇总整理过程之复杂,辨析爬梳之艰辛,将超出人们的想象。编撰要求之高,责任之重大,也是对每一位参编者眼界学识和奉献精神的严峻考验。

《植物分典》这本书到底有多重要?

国家盛世编典是历史惯例。如今在建设小康社会和构建和谐的兴盛时期,国家决定编纂《中华大典》,不仅是继承和弘扬祖国传统优秀文化的需要,也是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需要,更是对世界文明的新贡献。《中华大典》系国务院批准的重大文化出版工程,被列为
“十一五”国家重大工程出版规划之首,是建国以来最大的文化工程。全书把中国历代汉文字古籍按现代学科分类方法分为22个学科,包含约100多个分典,总规模8亿多字,是明代《永乐大典》的2倍多,清代《古今图书集成》的4倍多,超过中国所有古代类书字数的总和。编纂委员会主任是著名国学大师、哲学家、哲学史家、原国家图书馆馆长任继愈先生,担任编纂《中华大典》的大都是国内高等学校和科研院所的资深教授和著名研究员。在建国60周年即2009年时,大典出书将要成规模,基本完成编纂出版任务;到2010年全部出齐。

“《中华大典:生物学典》是国务院批准的重大文化出版工程、国家文化发展规划纲要重点出版工程项目、国家‘十一五’重大工程出版规划项目、国家出版基金重点支持项目。”云南教育出版社社长胡平这样表示。

据介绍,
《中华大典》包罗宏富,涵纳各家、各派思想和历代志书的优秀文献资料,分为22个典,近百个分典,涵盖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领域。1989年开始试典,1992年全面铺开。

“编纂类书是中国古代文献学上的一大创造,前有唐代的《艺文类聚》、宋代的《太平御览》、明代的《永乐大典》、清代的《古今图书集成》。”中科院昆明植物所党委书记杨永平说,《中华大典》分为22个典,近百个分典,涵盖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领域,其体量大大超过历代类书。

2006年,云南教育出版社和《中华大典》主编任继愈,诚邀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吴征镒院士担任《生物学典》主编;2007年1月,正式启动编纂。

据介绍,《生物学典》包括《动物分典》和《植物分典》,记载古籍生物3000余种,由吴征镒任主编,李德铢、吕春朝、马克平、王祖望、汪子春任副主编;旨在用科考实据,准确回答“在中华古籍文献里记载有多少种动物和植物”的问题。

80余位科学家的群策群力

2007开始工作,2017年10月出版,《植物分典》整整经历了十年的时间。这其中,凝聚了多家单位和众多科学家的心血。

据介绍,在《植物分典》编纂过程中,共有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江苏省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中科院华南植物园、中科院武汉植物园、云南大学、河南师范大学、云南中医学院、中科院北京植物所、中科院自然科学史所、仲恺农业工程学院、上海科技馆、河北农业大学等12个单位,共81位科学家参加编纂,其中,年龄在70岁以上者有24位。

需要指出的是,在编典过程中,陈介、臧穆、武素功、吴征镒、汤彦承、汪子春、陈书坤等7位年迈编委先后辞世。

“在编纂过程中,吴征镒先生不顾年迈,90高龄仍每天工作5小时,在目力不济的情况下亲自梳理《草木典》中的植物,注明植物所属科、属、种名,同时提出承担编典任务的作者人选”,杨永平表示,吴征镒院士为这本书做出了奠基性贡献。

由于用眼过度,至2011年时,吴征镒先生双目几近失明。但是他仍然让工作人员阅读《草木典》给他听,帮助作者梳理和考订古籍植物。“正是在这些专家学者不断努力下,《植物分典》最终得以成功出版”,杨永平说。

贯通古今连接中外的桥梁

澳门新葡亰,据介绍,《植物分典》分为四册,共计736万字,收录古籍植物插图5158幅,彩插257幅。考证29纲102目285科1978种植物类群,包括细菌、藻类、真菌、地衣、苔藓、蕨类、裸子植物和被子植物。其中种子植物1802种,占91.1%,细菌、藻类、真菌、地衣、苔藓、蕨类等各类群176种,占8.9%。有1923种植物考订到植物种的学名,占97.2%,有55种考订到属名,占2.8%。

《植物分典》副主编、中科院昆明植物所研究员吕春朝介绍,这本书中所收录的植物物种,利用现代植物学分类系统制定编典框架,使用规范的拉丁文植物学名,能起到贯通古今、连接中外的桥梁作用。

杨永平也指出,《中华大典:生物学典》包括《动物分典》和《植物分典》,记载古籍生物3000余种,准确回答了中华古籍文献里记载有多少种动物和植物的问题,“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和‘一带一路’建设中,《生物学典》可提供一定的历史帮助,推进国际人文历史交流融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