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42.net理解中国考古学的钥匙,西方考古学的高峰

哲学家牟宗三在讲中国哲学的未来时说,中国哲学是否有未来取决于中国哲学是否能够消化西方哲学,就像宋明之时中国的儒学消化佛学一样;消化西方哲学的标志就是消化了它的高峰,西方哲学的高峰就是康德。随着牟先生的问题,我想到中国考古学,我也曾经说过,中国考古学的未来一定要站在西方考古学的肩膀上,而不是匍匐于其脚下。但是,我们要消化西方考古学的什么呢?西方考古学的高峰又是什么呢?

上一节说到了判断力,顺着这个话题,我们不妨问个问题:中国考古学的要害在哪里呢?或者说理解中国考古学的钥匙是什么呢?

        中国现代考古学实际上是从西方引进的,当然,基础还是中国传统的金石学,今年春北大考古搞90周年的系庆也是从马衡先生开设金石学课程开始的。中国传统的考古学从西方引进了田野考古方法,引进了地层学与类型学,进而形成了当代中国考古学。田野考古学是否就是西方考古学的高峰呢?地层学、类型学是否是西方考古学唯一值得中国考古学学习的内容呢?

       有没有钥匙、关键这么个东西呢?首先我想到生命,理解生命的关键是什么呢?我的理解就是化学,生命的起源就是一个化学过程,人类生命的差别就是一些DNA 片段。最近与同学开玩笑,我们为什么努力学习、研究呢?就是为了精神多巴胺,第一次高峰体验之后,感觉很好,就想再试一次,所以人们总是想不断地超越自己,就像是吸毒一样,不过这是一种健康有意义的“毒品”。当然,也有人跟自己过意不去,梵高因为无法再超越自我了,于是给了自己一枪。

          在回答这些问题之前不妨先回顾一下中国近代军事史,鸦片战争后,中国人领教了西方的船坚炮利,于是有了“师夷长技以制夷”的说法,洋务运动建了一批兵工厂,然而还是一个失败接着一个失败,最后日本人也打败了我们。技术只能解一时之难,还要从更根本地方着手,于是乎去学科学、学经济法律、学逻辑、学哲学……。前后百年,中国人一直都在摸索,怎么才能赶上去呢?我们到现在还在探索,不过眉目似乎比较清楚了。当然在文化上,即便是技术先进的日本也只能勉强自保,说不上消化了西方文化。

       理解当代中国现实的关键是什么呢?是中国历史!不理解中国历史,就很难理解为什么人们对权力那么迷信,为什么那么热衷于等级,为什么那么多形式主义,为什么有那么多的过路费……。在一个经历了数千年封建统治、把小农经济发展到极致的国度,这些早已化成了人们的举手投足的习惯、一种自然而然的观念。

        学习科学的角度来说,接受实验技术、方法相对比较容易,君不见中国的科学实验室有许多比西方还先进的设备么?但是当代中国科学与西方的主要差距显然不是设备,恐怕更多的是科学思维与科学态度。

       理解人生的关键是什么呢?是价值观!人与人的差别归根结底还是价值观的区别,有人相信只要站在权力顶峰,付出多大的代价都值得,从妻儿老小到道德良心都可以;有人相信金钱,认为所有一切的社会事实中,唯有金钱才是最实在的,只有它才有资格去衡量其他的东西;还有的人迷恋自己,相信自己才是一切的出发点,只有自己才可以决定什么有价值,离开了自己,这个世界就没有意义。如此等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观,每个人都做着自己认为值得去做的事,于是人生迥然不同。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考古学关注西方的大多集中在技术层面上,如学习各种科技手段,小到DNA,大到区域调查应用GIS。先进的技术不仅可以迅速“赶超世界先进水平”,而且得到大笔的资金支持。技术层面的东西按Trigger的分类,可以归为低层理论,主要是为了获得考古材料的特征(pattern-recognition)。Trigger同时区分了中层理论与高层理论,中层理论回答考古材料特征的行为意义,即考古材料代表什么样的人类行为,如民族考古与实验考古;高层理论解决考古学中更具有普遍性的问题,按他说法,考古学中很少有高层理论。我理解的高层理论涉及到考古学的本体论(比如说什么是考古材料)、认识论(考古学家如何建立起可靠的知识或理论)、价值观(考古学为谁服务)等。19世纪以来影响考古学最大的高层理论有进化论、马克思主义、科学哲学、后现代哲学等。

       理解中国考古学的角度很多,每个人可能都会自己的看法。我的看法是:理解中国考古学的关键在于田野考古!脱离了田野考古,就很难理解中国考古学为什么是这个样子。中国考古学的理论、方法与实践都立足在田野考古之上。中国考古学理论最核心两个成分:地层学、类型学都是为田野考古服务的。当代中国考古学投入最多,产出最大的也是田野考古。设若一位学者不涉及田野考古,似乎就算不上是考古学家似的。

        如果考古学只在材料特征的层面上混,中层与高层理论也就没有什么必要。但是这么做考古学,非常乏味,考古学真的是在与垃圾破烂打交道。如果考古学能够拓展到中高层次,考古学研究涉及的范围就将非常广阔,不仅关心历史的重建,而且与现实社会也密切相关;考古材料不再是一堆破烂,而是鲜活的人类生活了。

www.142.net,       中国现代考古学开端就是从田野考古开始的,西方学者与中国本土学者从周口店、殷墟发掘起步,开启了中国现代考古学的序幕。所谓中国考古学,就其本质而言,就是田野考古,即通过科学发掘去获取材料,通过地层学、类型学来研究发掘材料。中国没有科学古物学那样的过渡阶段,我们是跨越式发展,20世纪初基本与西方考古学同步发展。

        就中层理论而言,西方考古学借鉴了过去数百年间积累的民族学材料。西方帝国主义曾在全世界进行殖民活动,遇到了发展程度各异的族群,因此收集到了极其丰富的民族学信息,这些东西是史前考古研究中极其重要的参考。我们在学考古学的时候,时常会产生疑问,这些东西是怎么用的呢?当时社会形态如何呢?如果你早就在自然历史或民族学博物馆见过这些东西,通过影像资料见到过类似的生活,理解起来也就容易得多了。正因为缺乏民族学的参考(以及文化人类学的相关研究),我们的考古学者只能从现代社会的理解出发,比如想当然地认为狩猎采集者像农民一样总住在一个地方。

       1949年之后,西方考古学随着碳十四测年方法、计算机的应用,考古学研究发生了“解释转向”,考古学家的目标是要去解释,而不是一味地发掘、整理材料了。中国考古学在一种特殊的理论背景下,选择了田野考古,不仅仅因为它安全,而且在没有其他学科帮助的情况下,依赖田野考古能够得到一点相对更靠谱的结论,而不是一帮热血青年一个晚上构建出来的乌托邦。

        当代考古学应该怎么发展呢?这是高层理论思考的问题,宾福德提出的解决方案是走科学道路,考古学应该采用科学的原理与方法,明确预设与前提,建立严格的推理;而后过程的研究者则指出科学的道路是走不通的,考古学应该发展多元话语,没有唯一正确的考古学,好的考古学就是丰富多彩的表达。宾福德所受到的影响是科学哲学,后过程考古学的基础是后现代哲学,都可谓根红苗正,与时俱进。

       最近三十年,是中国考古学的“黄金时代”,在保证理论领域完整不动的前提下,考古科技进步很大,也还是围绕考古材料进行的。田野考古的魅力实在无法抗拒,唯有它是真正来钱的,而考古科技是花钱的,理论研究则是找事的。跟国外合作,走在改革开放前沿,也是田野考古。没有田野考古,就没有中国考古学。

        显然,学习具体的技术应用是最简单与快捷的,然而,我们不难知道西方考古学真正的高峰何在。我们学习西方考古学,不能仅仅停留在低层理论(方法)层面上,应该是更上一层楼,消化其中高层的精华。我们不能只取表皮,而扔掉内核。“取法乎上,仅得乎中;取法乎中,风斯下矣”。若是取法乎下,又能得到什么呢?

       不难理解,中国考古学的困局也在于此,考古学研究绝不只有田野考古。考古学家研究的主要对象的确是考古材料,但是如果将之视为唯一的研究对象,那就是固步自封了。就像一个人只吃饭,不吃菜,也不吃水果,甚至连肉都不吃一样。考古学这样发展注定是营养不良的。西方考古学研究认识论、思维演化、社会行为习惯、人的感觉经验……。没有哪个领域是设定考古学家不能研究的,没有哪个领域是设定只能考古学家研究的。割据一方是封建时代的东西。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其实萧何未必有错,错的是过于依赖萧何。

来自;穴居的猎人的博客(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