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频道,最高法规范民间借贷为哪般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8月6日上午,最高法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杜万华表示,对于民间借贷这种现象,官府进行管制也是长期的,比如明清时期,管制的利率不能超过三分,如果再高就按照刑法手段处罚。而在杜万华看来,对民间借贷利率的管制,除应当考虑政府及金融监管部门监管的便利,还要考虑作为市场主体的借贷双方的真正需求。  超过36%约定无效  据中新网报道,2013年11月,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确定了金融市场化改革,其中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利率市场化。“但是,利率市场化绝不意味着利率无限化,更不意味着利率无序化,必须对民间借贷利率的上限进行管控。”杜万华坦言。  杜万华介绍,对于民间借贷这种现象,官府进行管制也是长期的,比如明清时期,管制的利率不能超过三分,如果再高就按照刑法手段处罚。新中国成立后,最高法最早对民间借贷的一个批复是50年代初对东北辽宁的,里面就确定了四倍利率的做法,此后四倍利率一直在审判实践中运用,1991年制定司法解释的时候继续沿用了这个做法。  杜万华同时指出,中国正规金融市场的贷款利率,正处于一个变革时期,经历了从国家统一贷款利率,到依据国家基准利率上下限浮动利率,再到2004年取消贷款利率浮动上限、2013年取消浮动下限的变迁过程。而在中国司法实践中,普遍使用央行公布的贷款基准利率作为裁判中的“银行同类贷款利率”。  “随着我国利率市场化改革进程的推进,以基准贷款利率的四倍作为利率保护上限的司法政策的变革势在必行。”杜万华说。  那么,民间借贷利率上限究竟如何进行调整,采纳何种模式,固定利率上限标准如何予以确定?针对上述一系列审判实践中亟待回答的问题,最高法6日公布的这则共计33条的司法解释,逐一进行了明确。  对于备受关注的利率问题,这则司法解释第二十六条明确:“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杜万华透露,划的第一根线就是民事法律应予保护的固定利率,即年利率24%。第二条线是年利率36%,这以上的借贷合同为无效。这两条线划分了三个区域,一个是无效区,一个是司法保护区,一个是自然债务区,就是24%-36%期间。  为何要作出这样的修订?面对发布会现场记者的提问,杜万华介绍,本次规定的利率是一个固定利率,而不是像以前参照央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  “在制定这则司法解释的时候,我们研究过从古到今利率的变化,特别是1990年以来10多年央行利率颁布的整个利率的线索。我们研究后发现,央行颁布的贷款基准利率变化比较大,最低是百分之二点几,最高是百分之十二点几,中间较多的是5%-8%,最后我们选了中间的6%,又参照传统四倍的含义,得出24%这样一个数字。”  杜万华据此表示,24%的利率是长期以来中国在审判实践中所确立的一个执法标准,实际上也是从古至今在民间利率方面的一条规则。“在24%以内,当事人起诉到人民法院,作为我们民事司法审判,都要给予法律保护。”杜万华说。  如果当事人约定的年利率超过24%,但没有超过36%,应该怎么办?杜万华对此解释说,“24%与36%之间的这一段,我们把它叫做自然债务区。如果当事人依据合同,向人民法院起诉要求保护这个区间的利息,人民法院是不予法律保护的。”  此时,如果借款人偿还以后又反悔,又向法院起诉说,“既然24%是不保护,我是超过24%
的,我要把这个要回来行不行?”杜万华指出这是不行的,“既然你已经基于你的自愿给付了,而且原来有合同规定给付了,你要回来是不行的,我们法院同样会驳回你的诉讼请求。”  “当然,年利率超过36%又不一样,是基于无效,如果自愿给付了,后来一看这个合同无效想要回来,这是可以的。”杜万华补充道。  另外,司法解释第二十二条明确:借贷双方通过网络贷款平台形成借贷关系,网络贷款平台的提供者仅提供媒介服务,当事人请求其承担担保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网络贷款平台的提供者通过网页、广告或者其他媒介明示或者有其他证据证明其为借贷提供担保,出借人请求网络贷款平台的提供者承担担保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杜万华在发布会上解释说,“也就是说,借贷双方通过P2P网贷平台形成借贷关系,网络贷款平台的提供者仅提供媒介服务,则不承担担保责任。”  “但如果P2P网贷平台的提供者通过网页、广告或者其他媒介明示或者有其他证据证明其为借贷提供担保,根据出借人的请求,人民法院可以判决p2p网贷平台的提供者承担担保责任。”杜万华说。  据了解,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及其相关技术的发展,互联网金融在中国得到了迅速发展。自从1979年出现P2P概念,并将小额信贷和互联网技术相连接以来,P2P网络借贷逐步进入了人们的视野,并于2007年正式进入中国。2013年以来,P2P网络借贷出现井喷式发展,在一年之内由最初的几十家增长到几千家,从而不仅实现了数量上的增长,借贷种类和方式也得到扩张。  “我国已经形成了有别与国外P2P网贷模式的新特点,同时也产生了平台角色复杂、监管主体缺位、信用系统缺乏等新问题。”杜万华说。  他指出,在当前涉及P2P网络借贷平台的法律规范缺失的情况下,为了更好地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进一步促进中国网络小额借贷资本市场良好发展,新公布的司法解释分别对于P2P涉及居间和担保两个法律关系时,是否应当以及如何承担民事责任作出了规定。  民间借贷与跑路赖账  民间借贷是一种社会性直接融资方式,被金融界喻为“草根金融”、“地下金融”,它对社会融资是一种有效的补充。但是民间借贷也蕴藏着极大的风险,这种以亲情、友情和利益为纽带的融资方式基本是靠信誉作为担保的,一旦资金链断裂,借贷方矢口否认或跑路现象时有发生,而出借方往往血本无归且投诉无门。  不得不提及的是,由于民间借贷的高额利息十分诱人,因此人们又不惜铤而走险,这也让民间借贷绵延不绝。这种高利息伴随的高风险往往被人们比做“刀尖上跳舞”。  据北京商报报道,2014年,随着经济增速下滑、产业结构调整等因素,近年来规模越滚越大的民间借贷也到了濒临泡沫破灭的时刻。脆弱易断的资金链让民间借贷以往的暴利不复存在,跑路、赖账也成为借贷圈里的常态。  以辽宁民间借贷投资人老张为例,因为已经借出近两年的20万元还未要回来,本想着比存银行多点利息,结果现在每年还得去讨债。  “经一个朋友介绍,我在2012年底把20万元借给当时做生意的李力(化名),当时约定的是月息1分5,结果去年底我得知李力去了黑龙江,我也不得不从辽宁坐火车去黑龙江找李力要钱,当时李力称年底很多欠款收不回来,争取几个月内偿还,只是重新立了字据,我没法长期耗下去就回到老家。结果又通过几次电话要账始终未果。”老张说道,“今年又到年底,我只希望能把本钱要回来,这两年要账折腾得够呛,以后对于这种民间借贷也尽量少参与。”  一位熟知当地民间借贷的李先生表示,由于一些小微企业从银行贷款流程很麻烦,从申请到放款动辙就要几个月,贷款10万元至少有1万元要进行返点,所以对于急于周转的人而言,通常会选择民间借贷。而民间借贷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向亲戚朋友借款,月息在1分5至2分比较常见,这类贷款大都有信用担保,如担保人等,自然也会写借款凭证,另外通常贷款期限在半年以上,多为一年。  如果资金额比较大或者比较急用,通常会找一些民间借贷的中介或者小贷公司,他们的优点就是放款快,有的隔天甚至当天就可拿到款项,但同时也需要付出较高的成本,月息至少在3分左右,在有的关键时点融资成本最高可达5-6分,不过这些借贷通常都是短期行为,一般在1-3个月为多,而且需要用房产、设备等做抵押。  此外,在民间借贷较为活跃的江苏地区,一位在南京做不锈钢生意的小企业主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之所以选择向小额贷款公司借款是因为银行贷款这条路已断,有些人向银行已经借不到钱了。现在很多工程项目都是需要自己先垫款,导致资金链瞬间非常紧张。

“介于年利率24%和36%之间的利息,也是不受法律保护的。但如果借款人已经偿还了这部分利息,之后又反悔要求偿还,法院同样会驳回。”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杜万华说。

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应当被认定无效,借款人有权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

早报记者 杨晓宴 朱荻

民间借贷的相关法律问题终于得到进一步明晰。

8月6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该司法解释将从9月1日起施行。其中明确,民间借贷年利率24%以内的受法律保护,超过36%为无效。

“介于年利率24%和36%之间的利息,也是不受法律保护的。但如果借款人已经偿还了这部分利息,之后又反悔要求偿还,法院同样会驳回。”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杜万华说。

在中国,借贷市场主要由金融机构借贷和民间借贷组成。根据该司法解释规定,民间借贷,是指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之间及其相互之间进行资金融通的行为。这个界定从借贷主体的适用范围上与金融机构进行了区分。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规定》明确,P2P网贷如果对外宣传担保,也负有担保责任。

两个关键数字:24%、36%

在中国司法实践中,普遍使用央行公布的贷款基准利率作为裁判中的“银行同类贷款利率”。此前,民间借贷年利率上限以银行同类同期利率4倍为参照。据杜万华介绍,随着中国利率市场化改革进程的推进,以基准贷款利率的4倍作为利率保护上限的司法政策的变革势在必行。

《规定》中最关键的两个数字,是24%和36%。

《规定》第二十六条明确: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有权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但如果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则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应当被认定无效,借款人有权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

杜万华在8月6日的发布会上解释道:“我们划了”两线三区”,我们首先划了第一根线就是我们民事法律应予保护的固定利率为年利率的24%,这是一条线。第二条线是年利率的36%以上的借贷合同为无效,这就是两线,划分了三个区域,一个是无效区,一个是司法保护区,一个是自然债务区。”

简单理解,年利率在24%以内的民间借贷受法律保护;而年利率在24%~36%的民间借贷属于自然债务,如果要提起诉讼,要求法院保护,法院不会保护你,但是当事人愿意自动履行,法院也不反对;年利率超过36%的民间借贷,则不受法律保护。

据早报记者统计,近10年来,央行公布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没有超过7.5%,以4倍来计,36%的上限远超过原来的标准。

目前,民间借贷纠纷已经成为继婚姻家庭之后第二位民事诉讼类型。2014年全国法院审结民间借贷纠纷案件102.4万件,同比增长19.89%;2015年上半年已经审结52.6万件,同比增长26.1%。

近年来,法学界人士曾多次呼吁放宽民间借贷的法律规定,并提议将P2P网络借贷平台等新型民间借贷形式纳入监管范围。

北京科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蔡绍晖律师向早报记者表示,此次新的司法解释比业界普遍预期的要更为宽松,主要体现在对合法贷款利率的放宽,以及对P2P网贷平台担保功能的一定承认。

新的司法解释将从2015年9月1日起施行。届时,最高法于1991年8月13日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将废止。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网站,P2P网贷宣传担保要负责

该司法解释同时对互联网借贷平台的责任作出规定。

蔡绍晖表示,此前很多人预期P2P网贷不能有担保功能。且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等十部委7月18日发布的《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个体网络借贷机构被明确定性为信息中介,主要为借贷双方的直接借贷提供信息服务,不得提供增信服务,不得非法集资。

但新的司法解释相关条款为此打开了一条缝隙。

根据《规定》第二十二条:借贷双方通过网络贷款平台形成借贷关系,网络贷款平台的提供者仅提供媒介服务,当事人请求其承担担保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如果网络贷款平台的提供者通过网页、广告或者其他媒介明示或者有其他证据证明其为借贷提供担保,出借人请求网络贷款平台的提供者承担担保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还是比较倾向于保护平台投资人的。”蔡绍晖如是评价。

杜万华在发布会上解释,也就是说,借贷双方通过P2P网贷平台形成借贷关系,网络贷款平台的提供者仅提供媒介服务,则不承担担保责任。但如果P2P网贷平台的提供者通过网页、广告或者其他媒介明示或者有其他证据证明其为借贷提供担保,根据出借人的请求,人民法院可以判决P2P网贷平台的提供者承担担保责任。

通俗理解就是,如果投资者到一个P2P平台投资亏损了,如果该平台此前在招揽生意过程中有明示或其他方式承诺过担保的,投资者就可以要求P2P平台赔钱,P2P平台也不能以“担保违反监管规定”为由拒绝赔偿。

“虽然十部委的文件中规定P2P平台必须作为信息中介,但目前因为行业仍处于野蛮生长阶段,即便一些大的P2P平台也在变相承担着信用中介的作用。”上海一P2P平台负责人表示,“因此,对待做信用中介的P2P,与其强调”不能做”不如强调”怎么管”,最高法的最新司法解释能让它们更为清楚地认识到担保的法律后果。”

西南政法大学副校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岳采申进一步解释称:P2P应定位为信息中介,主要为借贷双方的直接借贷提供信息服务,不得提供增信服务。但如若P2P平台在合同中承诺了担保,这虽然不符合监管规则,但仍是民事借贷交易关系,平台仍有履行合同的义务。也就是说,P2P平台违反了监管规则,并不意味着可以免除债权债务担保的民事责任。

企业间可借贷但不能任性

在民资发达的江浙一带,企业之间借贷比较常见,但此前没有相关的司法保护。最高法于1991年颁布的《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对民间借贷主体仅限于至少一方是公民,而对于企业与企业之间的借贷,按照央行1996年颁布的《贷款通则》和最高法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一般以违反国家金融监管而被认定为无效。

新的司法解释第十一条明确,法人之间、其他组织之间以及它们相互之间为生产、经营需要订立的民间借贷合同,除存在合同法第五十二条、本规定第十四条规定的情形外,当事人主张民间借贷合同有效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这就意味着企业之间为了生产经营需要而相互拆借的资金,自此有了司法保护。

杜万华表示,允许企业之间融资,绝非意味着可以对企业之间的借贷完全听之任之、放任自流。“生产经营型企业从事经常性放贷业务,必然严重扰乱金融秩序,造成金融监管紊乱。司法解释专门对企业间借贷应当认定无效的其他情形作出了具体规定。”

新的司法解释具体列举了民间借贷合同应当被认定为无效的情形,包括:1.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又高利转贷给借款人,且借款人事先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的;2.以向其他企业借贷或者向本单位职工集资取得的资金又转贷给借款人牟利,且借款人事先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的;3.出借人事先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借款人借款用于违法犯罪活动仍然提供借款的;4.违背社会公序良俗的;5.其他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的。

此外,该司法解释还规定,对于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民间借贷案件,人民法院应当不予受理或者驳回起诉,并将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线索、材料移送公安或者检察机关。对于与民间借贷案件虽有关联,但不是同一事实的犯罪,人民法院应当将犯罪线索材料移送侦查机关,但民间借贷案件仍然继续审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