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多斯房产开发资金超八成或来自民间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2011年9月24日,鄂尔多斯市中富房地产开发责任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中富)法定代表人王福金在一间厕所上吊自杀。  如果王福金没有死,他所要面对的是月息高达3%、总额2.63亿元的贷款。也就是说,每个月他光利息就要支付789万元。  业内人士称,“对于鄂尔多斯其他很多房地产企业来说,都面临这样的情况(资金链断裂),只是程度不同罢了。”  今年4月以来,温州中小企业老板欠债“跑路”的消息不断。有统计数据显示,近半年已有超过80起公司老板“跑路”事件。高额借贷压力以及资金链的断裂是促使这些老板“远走高飞”的主要因素,但王福金为什么没有选择“跑路”?  曾深入鄂尔多斯当地调查民间资本现状的高和投资金融分析师李慧忠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这样解释道,“鄂尔多斯是一个熟人社会,大家的钱更多是从身边的家人或朋友那里借到的,一旦出了问题,不是跑路就可以解决掉的。”  王福金的借贷生涯似乎也印证了这一说法。有债权人公开表示,向王福金提供资金的主要是他以前在法院的同事以及离退休干部、中富公司内部员工的亲属,以及王留宝(中富公司创办人之一)退休前在银行的同事、储户等。或许正是因为“人情”搭上了一条条借贷之路,使得无力偿还的王福金只能选择“以死谢罪”。  “这其实也反映了鄂尔多斯本身区别于其他城市的一些特性——资本内循环。”李慧忠告诉记者,在鄂尔多斯,整个财富的发动机是煤炭,而房地产是财富的储蓄罐,中间环节则是靠高利贷支撑。“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也是因为当地的高利贷发生了变化。”李慧忠解释道,以前鄂尔多斯的高利贷鲜有中间环节,都是在融到钱后直接投向实业或其他领域,但现在逐渐生出了“钱炒钱”的概念。  “我从你这里融到钱,不是为了投资,而是再贷给下家,用更高的利息。由此而引发的问题就是利息越贷越高,这是不可持续的。对于开发商而言,受到政策调控大环境的影响或资金来源有问题,就很容易崩盘。”李慧忠说。  民间借贷的利息如此之高,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的开发商、企业老总趋之若鹜?  在记者获得的一份由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高和投资完成的关于鄂尔多斯《中国民间资本投资调研报告》中显示,在鄂尔多斯,房地产开发的资金主要来自民间借贷,而非传统的银行。截至今年2月底,鄂尔多斯银行系统房地产开发贷款余额仅59.7亿元。在360.7亿元的投资规模中,仅占不到16.55%。  鄂尔多斯银行业对房地产开发贷款以及其他产业一直持比较审慎的放贷原则,这主要也是因为大部分民间资本宁愿将资金投入到民间借贷体系中,而非银行。鄂尔多斯民间融资成本大约在月息2.5%左右,而借贷成本一般则在月息3%,最高甚至可达月息4%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网站,~5%的高位。  “在鄂尔多斯,即便是遇到一位出租车司机,他的钱也都放在了地下钱庄,所以整个城市都处在这样一种庞大的民间资本发酵的形势之中。”李慧忠告诉记者。  对于王福金的死,更多业内人士看成是房地产市场资金链面临大面积断裂的一个信号。年关将至,房地产企业的生存现状更是不容乐观。  一方面是投资者谨慎、资金回笼缓慢,另一方面是越滚越大的利息“雪球”,“对于鄂尔多斯其他很多房地产企业来说,都面临这样的情况(资金链断裂),只是程度不同罢了。”李慧忠对此表示。  “接下来会引发的连锁反应则是,越来越多的债权人出于担心开始收钱,企业又还不上钱,肯定会有一大批企业复制这一情况,但会否引起政府的干预,就要看是否会产生引起整个社会不稳定的因素。”李慧忠说道。  在其看来,目前温州大批的“跑路潮”已经使政府开始关注对于中小企业资金方面的扶持,在鄂尔多斯同样如此,如果这一情况蔓延开来,政府会通过一些政策层面的引导来实施干预。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超乎想象的民间资本规模将鄂尔多斯铸成了一座传奇之城,有太多的人在这里谱写关于“金钱”的神话。但也有些人因此走上绝路。  2011年9月24日,鄂尔多斯市中富房地产开发责任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中富)法定代表人王福金在一间厕所上吊自杀。  如果王福金没有死,他所要面对的是月息高达3%、总额2.63亿元的贷款。也就是说,每个月他光利息就要支付789万元。  业内人士称,“对于鄂尔多斯其他很多房地产企业来说,都面临这样的情况(资金链断裂),只是程度不同罢了。”  跑不掉的鄂尔多斯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今年4月以来,温州中小企业老板欠债“跑路”的消息不断。有统计数据显示,近半年已有超过80起公司老板“跑路”事件。高额借贷压力以及资金链的断裂是促使这些老板“远走高飞”的主要因素,但王福金为什么没有选择“跑路”?  曾深入鄂尔多斯当地调查民间资本现状的高和投资金融分析师李慧忠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这样解释道,“鄂尔多斯是一个熟人社会,大家的钱更多是从身边的家人或朋友那里借到的,一旦出了问题,不是跑路就可以解决掉的。”  王福金的借贷生涯似乎也印证了这一说法。有债权人公开表示,向王福金提供资金的主要是他以前在法院的同事以及离退休干部、中富公司内部员工的亲属,以及王留宝(中富公司创办人之一)退休前在银行的同事、储户等。或许正是因为“人情”搭上了一条条借贷之路,使得无力偿还的王福金只能选择“以死谢罪”。  “这其实也反映了鄂尔多斯本身区别于其他城市的一些特性——资本内循环。”李慧忠告诉记者,在鄂尔多斯,整个财富的发动机是煤炭,而房地产是财富的储蓄罐,中间环节则是靠高利贷支撑。“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也是因为当地的高利贷发生了变化。”李慧忠解释道,以前鄂尔多斯的高利贷鲜有中间环节,都是在融到钱后直接投向实业或其他领域,但现在逐渐生出了“钱炒钱”的概念。  “我从你这里融到钱,不是为了投资,而是再贷给下家,用更高的利息。由此而引发的问题就是利息越贷越高,这是不可持续的。对于开发商而言,受到政策调控大环境的影响或资金来源有问题,就很容易崩盘。”李慧忠说。  谨慎的银行  民间借贷的利息如此之高,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的开发商、企业老总趋之若鹜?  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得的一份由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高和投资完成的关于鄂尔多斯《中国民间资本投资调研报告》中显示,在鄂尔多斯,房地产开发的资金主要来自民间借贷,而非传统的银行。截至今年2月底,鄂尔多斯银行系统房地产开发贷款余额仅59.7亿元。在360.7亿元的投资规模中,仅占不到16.55%。  鄂尔多斯银行业对房地产开发贷款以及其他产业一直持比较审慎的放贷原则,这主要也是因为大部分民间资本宁愿将资金投入到民间借贷体系中,而非银行。鄂尔多斯民间融资成本大约在月息2.5%左右,而借贷成本一般则在月息3%,最高甚至可达月息4%~5%的高位。  “在鄂尔多斯,即便是遇到一位出租车司机,他的钱也都放在了地下钱庄,所以整个城市都处在这样一种庞大的民间资本发酵的形势之中。”李慧忠告诉记者。  多米诺效应或将出现  对于王福金的死,更多业内人士看成是房地产市场资金链面临大面积断裂的一个信号。年关将至,房地产企业的生存现状更是不容乐观。  一方面是投资者谨慎、资金回笼缓慢,另一方面是越滚越大的利息“雪球”,“对于鄂尔多斯其他很多房地产企业来说,都面临这样的情况(资金链断裂),只是程度不同罢了。”李慧忠对此表示。  “接下来会引发的连锁反应则是,越来越多的债权人出于担心开始收钱,企业又还不上钱,肯定会有一大批企业复制这一情况,但会否引起政府的干预,就要看是否会产生引起整个社会不稳定的因素。”李慧忠说道。  在其看来,目前温州大批的“跑路潮”已经使政府开始关注对于中小企业资金方面的扶持,在鄂尔多斯同样如此,如果这一情况蔓延开来,政府会通过一些政策层面的引导来实施干预。  【编辑:尚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