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称不必躲藏,儿童安全教育中

成人需要辩证看待儿童与陌生人相处之道,要引导儿童学会理性坚守“两手准备”,对待陌生人既要“利他”又要“护己”。

www.142.net 1

安全教育;学前教育;儿童认知

你最适合报考哪些专业?

原题:成人对儿童安全教育中“陌生人”认知的质性研究

高考官方微博

www.142.net,作者简介:时松,吉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台湾“清华大学”教育与学习科技学系在读博士;秦旭芳,沈阳师范大学学前与初等教育学院。

  • 冲刺:2013高考各科预测试题 历年高考满分作文
  • 策划:高校招生咨询会 热门专业大学生微博答疑
  • 排行:中国大学排行榜前350名 中国一流大学名单

内容提要:采用论述分析法和结构式访谈法,分析儿童安全教育中成人对待陌生人之认知。研究发现,成人对待陌生人之认知主要聚焦以下几点:在概念上不应该混淆使用陌生人与坏人、骗子;与陌生人信任关系的建立不可操之过急,礼节与安全相比,安全更重要;不能让儿童过度泛化陌生人的危险性;对待陌生人议题不仅仅是安全问题,也牵涉到“陌生人道德困境”问题;由于道德性信任的存在,对待陌生人教育要考量儿童的个体差异。研究建议,成人需要辩证看待儿童与陌生人相处之道,要引导儿童学会理性坚守“两手准备”,对待陌生人既要“利他”又要“护己”。

高校录取可能性查询>>

关 键 词:儿童 安全教育 陌生人 成人

  • 专业开设院校查询 高校历年录取分数线查询
  • 同分/同位次考生去向 根据分数/位次选学校
  • 高校招生专业名单查询 各地历年录取分数线

基金项目:本文系吉林省教育厅人文社科项目《吉林省农村新建公办幼儿园保教质量调查研究》(编号:JJKH20170384SK)的研究成果。

近日,青岛幼儿园保安猥亵女童事件引发了幼儿园阶段儿童是否应当进行性启蒙、如何教导儿童隐私部位保护的热议。性学家李银河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不用担心过早的性教育会促使儿童“早熟”,相反,最近接连发生的幼童性侵案件正是因为幼教阶段缺少这方面教育。
现状>> 学前性教育只是一节课

陌生人概念在不同语境下有不同的含义。“在中国文化语境下,费孝通最先从社会学视角研究‘陌生人’,分析社会结构变迁的现代性问题。”[1]陌生人是一个相对的概念,每个个体同时也扮演着陌生人的角色。陌生人内涵也在不断演变,“现代性增加了语境和互动模式的复杂性,以及角色和可能性的多维度。陌生人不再是由谁是已知和谁是未知的差别而构成。相反,由于位置和角色的偶然性和复杂性,现代人都是陌生人”。[2]

“爸爸有一个生育器官,妈妈也有一个生育器官,爸爸妈妈结合在一起,我们就诞生了,再经过10个月的漫长孕育,我们就出生了。”30日,“六一”儿童节来临前夕,在济南市的不少幼儿园里,一节名叫“我从哪里来”的生命起源课程,连同对父母的感恩教育一同教给了孩子。其中隐含的性知识成为济南市不少幼儿园中班、大班小朋友性启蒙的第一课。

A老师:各位老师,有这么一个事,我儿子的幼儿园非常重视安全工作,一次园长邀请我们几个家长假装哄骗幼儿,看幼儿的安全意识如何,有一两个孩子果真被骗了,而我去的是大班,刚说了几句话,一些孩子指着我说是坏人,便上来打我,我最终是被班主任给解救出来的。整体上看孩子的安全意识较高,但我心里不是滋味,因为这个幼儿园的孩子对所有人都有一种不信任不安全感。不知大家对这事怎么看?

“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们,对这种科学知识是很难懂的,更不用提性侵是什么了。”章丘市教育局学前教育处工作人员胡延青对记者说。

在儿童安全教育语境下,陌生人则意蕴着危险,比如“1988年至2014年期间,英国发生了78起陌生人绑架儿童事件”。[3]防止儿童被社会不法分子侵害是儿童安全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陌生人罪犯实施的儿童诱拐方式一般主要归为两类,诱惑式或闪电式。”[4]用糖果、玩具等儿童喜欢的物品,或者自我介绍是家人的朋友等方式,进而取得儿童的信任,这属于诱惑式。儿童安全教育中成人是如何认知陌生人的?这是本研究的焦点。

济南市教育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对于3—6岁的儿童,“我从哪里来”的性启蒙教育已经比“你从垃圾堆里捡来的”、“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等说法有了进步。不过,如何防范“坏人”侵害孩子,对幼儿教师来说,则是范围更大、更难把握的领域。

本研究主要采用的方法是论述分析法。论述资料的来源是“学前高校教师微信群”。群里有关此话题的发起时间是2017年11月1日,论述资料收集的截止时间是次日晚上10点。群里自发形成此话题讨论,群员自愿参与。参与此次话题讨论的人员有12位,有4位老师论点较少,比如点赞认可等,所以予以排除。8位论述者中,6位是高校学前系教师,1位是出版社幼教部编辑,1位曾是美国幼儿园华裔教师。本研究在论述分析的基础上,作为补充,加入了结构式访谈。

尴尬>> 国家没要求,“尺度”难倒老师

一、概念的迷失:陌生人与坏人、骗子的混淆使用

记者了解到,在网上,一套名为《我从哪里来?》的绘本翻拍图颇受学前家长[微博]欢迎,不过里面一些说法被不少网友认为“尺度过大”,比如“妈妈的卵巢制造卵子,卵子的形状圆圆的,像个荷包蛋。”“爸爸的睾丸制造精子,精子的形状像蝌蚪,头尖尖,尾巴长长。”

“在许多古代语言中,其中包括拉丁语,陌生人和敌人是一个词。我们只是经过漫长的试错过程,才将二者区分开来,并承认,在特定环境中,陌生人可能有资格接受我们的殷勤招待、帮助和良好祝愿。”[5]人们与陌生人接触时会有一种警惕心理,这种防御性来源于陌生人的未知性。张康之与张乾友研究认为“陌生人是一种不确定性的存在,与陌生人打交道无异于自投于不确定性之罗网”。[6]A老师被儿童打,因为A老师是儿童眼中的“敌人”。

目前国家尚未要求在学前教育阶段对儿童进行性教育,但2012年9月,教育部颁发的《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中,有了要求家长与幼儿园教师告诉幼儿不允许别人触摸自己的隐私部位,不要跟陌生人走等防范潜在侵害的规定。

A老师:我来冒充骗子那次是在操场,约十几个“骗子”,园长给每个人一袋事先准备好的糖果。有一两个骗成功了,对象是小班。但是也只有我一个是挨打的,对象是大班。当时老师距离不远,开始骗一个孩子时我说我是你爸爸的同事,你爸让我来接你,孩子不信,我接着说我不是坏人,我戴眼镜,不是坏人,孩子已被我说动,但仍犹豫。当其他幼儿围上来时听我说了几句时便立刻说我是骗子,把那个小朋友往回拉。

不少幼儿园表示,对学前儿童进行性教育启蒙,特别是对于如何解释隐私部位,“尺度”和方法是个很大的难题。而如何教育儿童,特别是女童防范自己的隐私部位,更难倒了一些老师。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幼师坦言,她不知道该如何跟孩子们表达,甚至说着说着“自己脸就红了”。

为了提高研究的信度,加强资料的三角验证,研究者对该园I园长进行了访谈。I园长否定了A老师口中的“骗子”用法,她认为使用“陌生人”一词更为恰当,理由是“因为你教育孩子的时候,不能说每个人都是坏人,教育孩子的时候,要让孩子有识别、辨别的能力,骗子用法太不恰当”。此观点与E老师的论述一致。

专家>> 性教育是科学,不必躲藏

“在幼儿阶段,我觉得性教育应该渗透进日常教育当中,让孩子们学会自我防护。”省实验幼儿园主任、领秀城分园园长郭玉村告诉记者,在幼儿园里的大班、中班,老师们已经开始教授有关性知识的自我防范知识,小班的儿童也有一些性启蒙方面的渗透教育。“比如我们会告诉小朋友,纸尿裤、小裤衩里藏着什么?是我们最宝贵,也是最秘密的东西,我们一定要保护好,不能暴露给别人,也不能让别人看见,除了妈妈,谁都不能碰。”

郭玉村认为,性教育不存在需要或不需要的问题,而是方法问题。

不过,也有家长认为,让孩子过早地接触性知识,会让孩子产生好奇心理,甚至模仿。对此,性学家李银河告诉本报记者,不用担心过早的性教育会促使儿童“早熟”。“我认为性教育越早越好,作为科学知识不必躲藏,性知识过度匮乏会让儿童产生好奇,甚至会发生扭曲的性心理。”李银河认为,儿童3岁时开始有性别观念,这时性教育就应该提早介入,只不过不同年龄段,需要不同的方法。本报记者
张榕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