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出心寒味,刘彦龙接棒张永增成老白干新任公司COO

编者按/五年股改,徘徊不前,等来的却是一纸利润急降近五成的半年报——豪言“喝出男人味”的衡水老白干酒,难免遭遇“外强中干”的质疑。  中国大大小小的国企改革,历来是老大难问题。因为政府办企业,尤其是在白酒这样市场门槛不高、竞争几近白热化的快消品行业里,通常很难成功。  一叶知秋。  衡水老白干,不过是河北一家地方国资委掌控下,以年产值20亿元为奋斗目标的普通规模国企,推动实质性股改尚且如此步履维艰,其他更加“高大上”的国企,改制之路的坎坷,可想而知。  衡水老白干的董事们终于决定不再养猪了,因为对更擅长酿酒的他们来说,这份“脏活累活”明显无助于做出更漂亮一点的报表。  刚刚过去的8月份,河北衡水老白干酒业股份有限公司(600559.SH)公布2014年中报,业绩只能用“黯淡”二字来形容: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下降17.5%,股东净利润同比下降近50%。  中报发布前不久,公司董事会决议以2700余万元的价格,转让旗下亏损严重(毛利率-42.45%)的种猪分公司全部资产,猪去楼空之后,为养猪业配套的生产厂区也转租了出去。  养猪失利,只是这家地方白酒企业跨界投资策略不当的结果,并非其业绩滑坡之根,真正的“病灶”另有所在。  1五年改制路漫漫  2014年早些时候,招商证券一份研究报告曾指出,衡水老白干酒业产品定位为面向大众消费者,在河北省内市场地位稳固,身为地方国企,企业改制的政策环境趋于成熟,若公司内部机制能够理顺,就有“称王河北、周边扩张”的潜力。  近五年来,类似的乐观预期,在几乎所有涉及该公司的券商报告中都能见到,但是,无论券商、投资者还是老白干的管理层,都没有盼到预期中的改制得以真正落实。  一切可以追溯到2009年7月10日。  当天,衡水老白干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经核实,根据衡水市委、市政府的安排布署,公司的控股股东河北衡水老白干酿酒(集团)有限公司,正在进行改制的前期准备,拟将集团部分国有股权出让,引进战略投资者,职工也可入股。但这份公告中称,尚未就股改事宜与任何第三方作相关接触,也没有确切的改制时间表。  早在2009年4月,衡水市国资委就对外发布了一份公开承诺书,表示将组成10个改制工作组,分别进驻10家企业,确保在当年11月底前全部完成市属国企的改制任务。其目标,是着眼国企长远的改革发展,力求把重点骨干企业做活、做大、做强——当然,同时也要认真做好清产核资、资产评估等工作,严防国有资产流失。  身为衡水当地第一国企纳税大户,老白干酒业集团成为改制“标兵”,责无旁贷。  2009年8月,时任老白干集团董事长的张永增对媒体表示,正因为公司是地方纳税大户,市政府内部对引入外部投资者的细节安排,意见并不一致,只有两点可以确定:第一,改制之后,国资仍将在老白干持股至少50%以上,即控股权不能旁落;第二,将推行管理层持股。  但到了2012年,《中国经营报》记者再赴衡水实地采访时得知,老白干酒业的改制进程,“三年不飞”。  日前,衡水市国资委一位官员向记者透露,老白干的改制并没有完全喊停,但国资委的首要职责不是企业改制,而是确保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他说,国企要改制,也应选择发展到最高点的时候改,老白干的业绩已持续增长了10年,近几年仍有增长空间。  如此说来,2014年老白干这份多少有点惨淡的中报,是不是意味着拐点已经到来,改制不能再拖了?  2谁的前车之鉴  在衡水市当地,有一种观点认为,老白干业绩之所以一路滑落,正是公司管理层与市政府之间长期“较劲”的结果——前者跃跃欲试,希望早日落实改制,而后者顾虑重重,担心国有资产流失。  上述衡水市国姿委官员告诉记者:“大家都觉得养元改制是成功的,但改的时候还是有些教训,太着急了,这么好一家企业怎么一下子就卖掉了呢?老白干不能重蹈覆辙。”  养元与老白干酒同属老白干集团旗下白酒品牌,2005年12月通过国有产权挂牌转让的方式完成改制,转让价格约310万元。此后,养元的资产规模及盈利能力激增,到2010年年末净资产就达到2.24亿元,营业收入超过10亿元。  这就是衡水市政府眼中的“前车之鉴”,所以对老白干的控制绝不能轻易放松。据熟悉情况的券商透露,衡水市国资委内至少有30多人,日常主要工作,就是管理头号市属国企老白干集团。  这与老白干管理层中涌动多时的变革期望,形成鲜明对比。一位老白干中层干部私下对记者抱怨:“现在老白干酒的股份,不光我一股都没有,连董事长也没有,他在集团干了20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可是退休后老白干是好是歹跟他都没啥关系了,顶多每个月拿几千块钱的退休金。”  “我们都希望改制,这样上上下下对企业发展才更有责任感。”他说。  另据白酒业内资深人士透露,老白干公司营销系统的高级主管的薪酬,与同行相比,简直“低得离谱”。  方正证券食品饮料分析师薛玉虎称,已上市的白酒企业中,洋河、泸州老窖等都实施了管理层激励制度,从效果来看,此举对推动公司业务发展,作用无疑十分重要。  “老白干酒业的管理体制,一直是束缚该公司业绩释放的最大障碍。”他说,“市场上判断它们前景的重要指标之一,就是在激励机制方面,能否有所突破。”  对面临难产困局的老白干改制进程来说,也不是没有好消息。今年年初,河北省国姿委明确提出,二级企业要纳入股权多元化改革范围,确保2~3年内,完成70%以上相关的改革任务。

老白干在本月初进行“换帅”刘彦龙从张永增接棒—衡水老白干集团董事长职务,67岁的张永增终于得偿所愿在70岁退任。这是近期我们从衡水市国资委和组织部获知的消息。

据悉,刘彦龙此前是老白干集团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总经理,他同时也是控股子公司老白干酒业的董事长。

低调交接背后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网站,由于此次换届不涉及上市公司人事任命,老白干酒业未发布任何公告。同时,在衡水市国资委网站和组织部的相关网站也均未看到相关公告。集团换届仅在内部宣布,可谓相当低调。

作为新任集团董事长的刘彦龙,首次亮相是在5月28日在网上举行的投资者说明会。当投资者问及老白干酒业的发展方向时,刘彦龙表示,公司正在压缩养殖、饲料的生产规模,全力做好老白干酒主产业。

老白干酒业是老白干集团旗下唯一的上市公司,以生产“衡水老白干”和“十八酒坊”为主,去年实现销售收入21亿元,同比增长17%。老白干酒业是老白干香型国家标准的主起草单位,也是老白干香型最大的生产企业。

事实上,除了今年在资本市场上,因混改试行员工持股而大受投资者追捧的老白干酒业,老白干集团旗下还有二个全资子公司河北九州啤酒有限公司和衡水天丰房地产开发公司。集团员工近4000人,占地2000余亩,总资产超12亿元,年产优质衡水老白干酒产能达5.5万吨,年利税2.5亿元。

而如今业绩基础颇厚的老白干,多年来主掌企业的张永增功不可没。

1948年出生的张永增历任衡水地区煤矿矿长、衡水市老白干酒厂副厂长、厂长、党委书记,再从1996年12月起担任老白干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兼党委书记。而在其60岁后便卸下集团总经理担子,只担任集团董事长兼党委书记至今。其间,他兼任河北裕丰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直接参与公司经营决策。

老白干集团内部人士称,从接手老白干酒厂这家地方酒企并将其发展为河北省最大的白酒生产企业,再到2002年上市、企业扩建等,张永增立下了汗马功劳。

而据知情人士透露,从上市之初,先后在裕丰实业、老白干酒业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10年之久的刘彦龙深为张永增看好。其兼任老白干酒业营销有限公司董事长多年。直到两年前,刘彦龙升任老白干集团二把手(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就一直被外界认为是张重点培养的接班人对象。

老白干积极谋变

在外界看来,除了将老白干酒业做大,张永增在职期间还积极推动老白干酒业实行了员工持股。

在此轮国企混改大潮中,老白干酒业成为了白酒上市公司里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公司计划向北京航天产业投资基金、北京泰宇德鸿投资中心等多方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价格不低于公司董事会公告日前20个交易日股票交易均价的90%,发行数量不超过3500万股。定增完成后,衡水老白干酒业集团依然是老白干酒业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从36.11%稀释到28.88%,但通过汇添富资管计划受托实施员工持股,认购金额不超过1.276亿元,持股比例占增发股票的3.09%。

按照老白干酒业公告,该次定增募集资金来源为员工薪金所得及其他合法所得。自去年12月披露员工持股计划以来,老白干酒业该计划已获公司职代会、股东大会通过。3月11日,河北省国资委对老白干酒业定增方案批复同意。目前,
4月28日,证监会开始受理其定增申请。员工持股最终能否层层过关,就差临门一脚。

除了积极推行混改尝试之外,老白干的业务升级也被提到了战略的高度。

据悉,目前集团各大业务中老白干酒业所占比重最大,目前衡水老白干酒在华北地区的市场占有率在65%左右。早在2014年老白干酒业年报就披露,未来三年,公司重点发展衡水老白干酒业务,加大产品调整结构力度,不断提升衡水老白干酒的品牌竞争力,逐步提升公司中高档白酒的市场占有率。

就任集团新董事长后,刘彦龙在投资者说明会上进一步表示,根据公司的发展战略以及今年的行业形势,公司计划2015年度实现主营业务收入22.78亿元,营业总成本控制在21.17亿元以内。这和张永增尚在集团担纲时,老白干酒业在年报中制定的业绩目标一致。

刘彦龙强调,老白干酒业的发展战略一直是做大做强老白干品牌。未来100个亿的战略目标,是老白干酒业的奋斗方向。去年7月,老白干酒业曾将下属两洼种猪分公司全部资产以2250万元公开挂牌转让给他人,但养殖业尚未剥离完全。“今年老白干酒业无重大资产重组计划,且无进军饮用水的计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