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语方言的划分,台上台下

www.142.net 1

www.142.net 2

本报讯

藏族有统一的书面语,但其口语因地而异,至今尚未形成全民族公认的口头标准语或普通话。

“苍天呐!神呐!我贪这么多钱来爪子嘛,两亿三千六百万呐!就换来一颗小小的子弹……”6月4日,由重庆市曲艺团推出的方言反腐话剧《台上台下》在达城巴山大剧院倾情上演。诙谐幽默的方言,跌宕起伏的剧情,深刻的警示意义,博得在场观众阵阵掌声。

藏语方言的形成历史久远。早期藏文文献中,已有方言差异的迹象。7—9世纪,藏文的产生促进了藏语方言的统一。随着吐蕃王朝疆域的不断扩大,藏族长期生活在地广人稀、山水相隔、交通不便的地理环境中,极易助长方言的发展。9世纪中叶后,吐蕃王朝解体,藏族社会长期处于割据状态,进一步加剧了方言的分化。关于早期藏语方言,历代藏族学者如萨班•贡噶坚赞和司徒•曲吉迥乃等在他们的著作中早已谈及。

www.142.net 3

关于藏语方言的划分,国内外学者众说纷纭,较有代表性的学说有:苏联学者罗列赫30年代提出的五分说,匈牙利学者乌瑞50年代提出的四分说,日本学者西田龙雄提出的五分说,美国学者李方桂和谢飞提出的三分说和四分说等。其中影响较大的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语言调查组在对藏区语言进行调查考察研究的基础上提出的卫藏方言、康区方言和安多方言的三分说。此后,我国藏学家胡坦根据国内外藏语的整体分布和结构异同,进一步提出了以声调为标准,先将藏语分成有声调方言和无声调方言,进而细分为若干次方言和小方言的划分法。藏语方言的差别主要表现在语音上,国内一般公认的卫藏、康区、安多三大方言的主要区别如下:

据悉,该剧讲述的是农村青年王海舟通过不懈努力,成为江州市交通局局长后,却在金钱和美色的诱惑下,一步步堕落为腐败分子,最终沦为“阶下囚”的故事。

(1)康、卫藏方言有声调,安多方言无声调。

(2)安多方言有较复杂的复辅音,而卫藏方言和康区方言只有带前置鼻音的复辅音。

(3)卫藏、康区方言有长元音和鼻化元音,安多方言则没有。

(4)卫藏方言没有浊塞音、浊塞擦音和浊擦音声母,康区方言和安多方言则有这些声母。

(5)安多方言和康区方言都有送气清擦音声母,卫藏方言没有。

(6)康区和安多方言有清化鼻音声母,卫藏方言基本上没有。

(7)卫藏和安多方言有较多的单辅音韵尾,但具体有所差别。康区方言基本脱落或清化成喉塞音。

www.142.net,(8)卫藏和康区方言有复元音,安多方言则没有。

(9)央元音在安多方言中是一个重要的音位。

(10)卫藏方言中有舌面中塞音C、Ch,康区方言和安多方言则仅少部分地区。

此外,词汇和语法方面也有差别:

(1)部分动词本身有自动和使动的曲折变化。在卫藏方言和康区方言里靠不同的声调来表示,在安多方言里则用辅音和元音的曲折变化来表示。

(2)卫藏方言里用附加手段来表示形容词的“级”范畴,即普通级、较高级和最高级。康区方言普通和较高级也靠附加手段,最高级则加副词来表示。安多方言里均用加副词来表示形容词的三个级。

(3)在卫藏方言中,疑问句是在动词后附加疑问语气词来表示,康区方言和安多方言则在动词前附加疑问副词来表示。

(4)经过比较,三大方言之间的同源词占百分之七十二至百分之八十六,非同源词占百分之十四至百分之二十八。

藏语卫藏、康区、安多方言,无论凭听力或科学研究结果都表明,卫藏方言与安多方言在“两端”,康区方言介于中间。其发展速度也不尽一致。即卫藏方言最快,次为康区方言,安多方言发展最慢,保留较早时期的藏语各要素特征也最多。

www.142.net 4

www.142.net 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