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能源,工信部收储甲流感药物

巴黎5月25日 –
法国石油产业联盟周三表示,当局已经开始使用战略油品储备来因应工会封锁炼厂事件。

本报记者获悉,目前国家工信部相关部门正在与负责国家收储的药企进行对接,而各级地方政府部门也在积极与生产甲流感相关药物的企业进行对接。在甲流感迫近中国之时,政府部门举动产生的传导效应自然影响到了那些仿制药企业。
为此,有人用“外松内紧”形容目前政府和企业应对甲流感的情况。
政府指定国药设专门机构收储
甲流感目前虽未进入中国,但之前有SARS的前车之鉴,中国政府不敢怠慢,提前就做好准备,拟将甲流感御于国门之外。日前,中国政府宣布,将加强甲流感防控工作的部署,并投入50亿专项防控资金。
在本次甲流感来临之时,世界卫生组织宣布,一些国家用于治疗季节性流感的抗病毒药物可以有效地预防和治疗甲流感。
这样的药物分为两类:一类是金刚烷类,包括金刚烷胺和金刚乙胺;另一类是流感病毒神经氨酸酶抑制剂类,包括葛兰素生产的扎纳米韦以及罗氏公司生产的奥司他韦。
卫生部4月30日印发的《人感染猪流感诊疗方案》中,不仅包括了达菲和乐感清等西药,还将藿香正气制剂、双黄连口服制剂以及清开灵注射液等列为中医治疗用药。
目前,国务院已经启动应急机制,并对抗甲流感的药物和医疗器械、防护设备等进行储备,并指定中央储备企业国药集团进行采购,以应对不断迫近的威胁。
国药集团一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在工信部的直接领导下,国药集团已经成立防控甲流感防控小组,下设工作小组,具体负责急需药品和医疗器械的储备,并有专人与工信部相关部门对接。
据本报记者了解,在工信部相关部门的主导下,国药已经调拨大量达菲,以及呼吸机、口罩等防护器具。不过具体国药已经采购多少达菲,该人士不愿透露。
对此,本报记者致电工信部新闻处求证,新闻处相关人士并没有对此予以确认,称目前还没有获得发布相关信息的授权。
除了中央进行储备采购,各地方政府也在积极行动,据了解,上海市已经指定上药集团储备达菲等抗流感药品,其中作为达菲授权生产企业上药集团,也已经备足生产达菲的原料。
罗氏授权东阳光集团和上药集团,目前均有生产达菲,根据协议其达菲的销售渠道也只能是国家收储。
“上海市政府对达菲的生产和储备的事非常重视,目前正在与我们沟通。”5月6日,上药集团一人士告诉本报记者。据记者了解,目前上药集团正在组织达菲的生产工作,也已经做了国家收储的准备。
广东省有关部门公开对媒体表示,其已经储备的达菲达到一万人份。四川省卫生厅也表示将下达文件,要求各卫生系统加大对达菲的储备。
仿制药企业:只等政府指令
各级政府的药物收储计划为医药企业未来的生产打开了一个出口。
据本报记者了解,葛兰素史克的乐感清还没有引进中国,葛兰素史克中国公司也在积极运作,拟将该药引入中国。但乐感清仿制品先声药业获授权生产的乐感清仿制品或将先于葛兰素史克上市。
“目前乐感清刚刚进入临床阶段,去年10月份才获得国家药监局的临床批件。但是为了应对甲流感,我们已经向国家药监局提出生产的申请。”5月6日,先声药业企划部曹嵩告诉本报记者。
据记者了解,先声药业的乐感清是由葛兰素史克在2006年授权的。曹嵩称,如果按照正常的进度,该种药物的临床试验要分三期,这样要获得药监局的审批要花上至少一年的时间。但是现在由于疫情的迫近,企业不但向药监局递交了相关的生产申请,并且还做好了生产的准备。
“就看国家什么时候批了。”曹嵩说。他同时表示,国家审批的进度,与国内甲流感疫情发展的大环境有关。
目前在国内广泛使用的是罗氏公司的达菲,而国内两家拿到达菲生产授权的企业上药集团和深圳东阳光集团,也在为此做着准备。上药集团人士表示,目前上药集团已经按照上海市政府的要求组织生产工作。
2006年,广州白云山集团曾经向罗氏申请过达菲的生产,但是并未获得罗氏的授权。当年,其旗下的白云山总厂便宣布成功产出达菲的仿制药——福泰。
广东白云山制药总厂副厂长朱少璇表示,目前白云山对于福泰的工艺、原料和制剂方面都具备生产能力。由于现在有罗氏专利的存在,白云山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企业在没有授权的情况下不会做。
“疫情一旦暴发,白云山可能会通过走特许的途径进行生产。只要政府有指令,我们就会做。”朱少璇表示。
本报记者了解到,白云山虽尚未获得罗氏的专利授权,但根据国际有关知识产权法规定,如果流感或禽流感大范围暴发,达菲的专利可不受限制地被使用。
作为预防流感的中药产品也逐渐紧俏。记者从广东白云山和黄制药了解到,其生产的板蓝根颗粒与口炎清颗粒在市场上已经供不应求。
广东白云山和黄赵女士告诉记者:“为了应对市场需求,白云山和黄五一期间都在加班加点生产。但是预防流感的药物中药材都开始涨价,其中板蓝根和金银花都已经大幅度涨价,对此厂家都很头疼。”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网站,UFIP发言人Catherine
Enck表示,“的确已经提用了少量储备。这已经过政府授权,且唯有政府能够授权。”

UFIP主席Francis Duseux向RMC电台表示,业内使用战略储备时间已有两天。

他称,“每天我们都使用约一天的消费量。最糟情况下,若形势仍相当紧张,我们延续此措施时间可达三个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