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文内容引起震憾,克商之证

在中国历史上,青铜器的地位非常高,它们不仅是作为日常用具,而且还作为礼器,让后人窥见当时的社会风貌。更为重要的是,很多青铜器上面刻有铭文,是记录历史的第一手材料。所以,考古界对于金石文物特别重视,历代名家也是层出不穷。

禁止出国展出文物——利簋www.142.net 1西周
利簋
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的这件名为利簋的青铜器,是国家首批64件禁止出国展出珍贵文物之一。
利簋通高28厘米,口径22厘米,上半部为圆形,侈口,鼓腹,两侧有两只兽形耳,兽形耳上还有垂珥,下半部为方形底座,造型庄重沉稳。
簋,流行于中国商至春秋战国时期,主要用于放置饭食,是古代盛装煮熟的稻、粱等食物的器皿。在商周时期,簋除了作为盛放食物的器皿之外,它也是重要的礼器,宴享和祭祀时,簋以偶数与列鼎配合使用。
史书记载,古人在祭祀宴享之时,天子用九鼎八簋,诸侯用七鼎六簋,卿大夫用五鼎四簋,士用三鼎二簋,君臣、贵贱得以清楚划分,充分体现出了商周时期严格的等极制度。
利簋腹及方座均以云雷纹为地,上面再以兽面纹装饰。方座上的兽面造型与利簋腹部的主体兽纹相仿,兽面巨目凝视,森严恐怖。仔细观察,在利簋的圈足部位还装饰有夔龙纹,呈二方连续图案绕利簋一周,方座四隅饰以蝉纹。
兽面纹、夔龙纹和云雷纹三种纹饰共同装饰在青铜利簋上,线条流畅清晰,给这只肃穆庄严的西周铜簋平添了几分凝重和神秘。
青铜簋的造型形式多样,变化复杂,有圆体、方体,也有上圆下方。青铜利簋便是采用上圆上方的形制,是西周初期铜簋的典型造型,同时也是中国古人对天圆地方这种古老观念的体现。
利簋造型庄重,纹饰精美,不仅体现出西周早期高超的青铜铸造水平,它也是目前中国所发现的最早的西周青铜重器。
利簋解开的千年谜团
利簋造型与商周时期其它的铜簋并无显著区别,纹饰也是商周青铜器的传统纹饰,但在专家眼中它确有着其它铜鼎无法比拟的价值,这是为什么呢?
在历史上,关于武王伐纣与商朝灭亡的故事有很多,但是商朝灭亡的时间却很难确定。两千多年来,中外学者根据各自对文献和西周历法的理解,对武王克商的年代形成了40余种结论,最早时间为公元前1130年,最晚时间为公元前1018年,前后相差竟达到112年,这给商周断代带来了巨大的障碍。
周武王在牧野一战击溃商朝大军,以小邦而胜大国,从此周立而商灭。这一改朝换代最重要的战役是哪一年展开的呢?商朝是哪一年灭亡的?利簋上的铭文恰恰解开了这个千年谜团。www.142.net 2利簋方座内底部有铭文32字
利簋方座内底部有四行共计32字铭文。铭文字体扁长,并保留有商代铭文字体首尾尖中间粗的特征,堪称西周早期金文的代表作之一。
利簋铭文为:武征商,唯甲子朝,岁鼎,克昏夙有商。辛未,王在阑师,赐右吏利金,用作檀公宝尊彝。
铭文中提到的有司是中国古代的官职,在中国商周时期,青铜被称为“金”,是只有王族才能使用的贵重金属,商军溃败之后,身为有司的利得到周武王赏赐给他的青铜,并铸造了一件铜簋,作为永世的纪念。由于这件青铜簋是利所铸造,所以人们就称它为利簋。
利簋与牧野之战
据《史记》记载“甲子日,纣兵败”。那么,难道周武王真的就是于甲子那天在牧野大败商纣王的吗?
关于这个疑问,利簋中的铭文也给我们提供了答案,铭文中讲到:“武征商,唯甲子朝,岁鼎,克昏夙有商。”
意思是说:周武王征伐商朝时,在一个吉利的甲子日清晨,出现木星上中天的天象,于是,武王战胜纣王并占有了他的国土和政权。
木星,古人习惯称其为“岁星”,与它有关的天象,一向被认为与战争有密切关系。当一个天体到达正南方天空,被称为上中天。中国古代历史上每逢改朝换代或发生重大事件时,人们常会有天象观测的记录以及对这些记录的解释被保存下来。
在利簋中提到的甲子日,正是牧野之战的时间,专家们也通过对天文的推算,把武王克商的年代确定在公元前1046年。
利簋铭文中所记载的武王伐纣在甲子日晨,并逢岁星当空,印证了《尚书·牧誓》中所记载的“时甲子日昧爽,王至于商郊牧野”。所以,利簋也被称作“武王征商簋”,而它也是牧野之战这场著名战役的唯一见证。
利簋铭文记述了武王牧野之战获胜的经过,字迹凝重稳健,为西周早期的代表作品。它不仅是目前所发现的一件西周最早的青铜器,而且是迄今发现有确切年代记载的最早一件珍贵文物。
青铜利簋见证了中国古代武王伐纣的重大历史事件,它既为我国西周历史、文化、军事等提供了真实的资料,也是中国夏商周年代准确断定的重要实物见证,被誉为中国文物宝库中的一颗明珠,是当之无愧的国之重宝。责编:韩翰

在清朝道光年间,陕西郿县就出土了一件非常重要的青铜器。这是一件青铜簋,所谓簋原本是盛放食物的容器,后来成为祭祀之中配合青铜鼎的礼器。这件青铜簋,下面是方形的底座,底座之上是簋身,状如半球,古朴庄重。在簋身上面有四只兽耳形成了拉环,而且密布着蜗牛状的夔纹。

然而,这件重器,匆匆现身之后就在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在那个年代,既没有文物保护的相关法律,清廷又进入了衰弱期。这件国宝级文物仅仅流传在金石界的口中,无人知道它的下落。人们一直弄不清它到底是流失海外,还是被人藏匿。

直到100来年后的1959年,这件重要青铜器突然在上海出现,并被国家文物部门收藏。此时,它才真正闯入人们的视野,考古工作者对它进行了细致的研究。这是西周初年的典型器型,肃穆大气,更为重要的是,专家在内底发现了用大篆写下有铭文八行七十七字:

www.142.net,乙亥,王又大丰。王凡三方,王祀于天室。降,天亡又王。衣祀于王丕显考文王,事喜上帝。文王德在上,丕显王作省,丕肆王作赓。丕克乞衣王祀。丁丑,王飨大宜。王降。亡得爵复觵。唯朕又蔑,每扬王休于尊簋。

这七十七个字的铭文,记录了一件大事和制作该簋的来由。在武王灭商之后,武王在乙亥日举行了一场祭祀大典。他祭告自己的父亲周文王,已经完成了克商大业,并宣布周王取代了商王的地位。这场大典的助手是一个叫做“天亡”的人,祭典之后武王为了表彰他的功劳,给予了他众多赏赐,他因此制作了这个簋,来纪念此事。

按照青铜器命名的规则,这件重要的文物才有了名字,它以制作者命名为天亡簋。因为在铭文之中出现了“王又大丰”的语句,所以有人又称他为大丰簋。

小珏曾经在以前的文章中介绍过西周利簋,西周利簋记载的就是武王伐纣当天的情况,这两篇铭文,一前一后,几乎完整地向我们展现了周朝初年的风貌,让我们穿越近三千年,回到那个开创历史的年代之中。而且,西周利簋与天亡簋的形制几乎一模一样,也生动再现了当时的工艺水平和审美情趣。

但是,关于“天亡”这个人,却一直有不同的声音。主流观点认为,这很可能是周武王身边深得信任的近臣,官位不高却能够参与重大的祭祀活动,有的人却认为,他很可能是属于大祭祀之类的人物,所以能够助祭。

还有个观点则非常独特,他们认为,“天亡”这两个字都是通假字,“天”通“太”,“亡”通“望”,“天亡”这个人即太公望姜子牙,可不是泛泛无名之辈。更为重要的佐证是,在铭文之中,有“天亡又王”的字眼。这里的“又”是通“佑”,是辅佐、辅佑的意思。

古人用词非常准确,周武王是开国之君,并非普普通通的人能够有资格说辅佐他的,在西周初年,能够够得上资格辅佐的,非姜子牙莫属。所以,按照他们的理解,这件国宝天亡簋的主人应该是姜子牙。

小珏认为这个说法有一定道理,但也有说不通的地方,比如后面铭文直接说“亡得爵复觵”,如果“亡”通“望”是不该省略前面的“天”字。但不管怎么说,有争议是一件好事,集思广益才能有所进步。如今的天亡簋,正静静收藏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之内。因为它的特殊地位和重要性,被列为第三批禁止出国展览的文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