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难忘的时光,我们的西影时光

风雨甲子 逐梦百年 我们的西影时光 西影60周年庆祝活动昨举行

张嘉译:最难忘的时光,都和西安有关

60年是一个甲子,60年是一个轮回,60年砥砺前行,60年风雨兼程。60年前,一群朝气蓬勃的电影人,在大雁塔附近的一片农田上创建了西北第一个电影制片基地——西安电影制片厂,填补了西部电影的空白,成为西部电影人的摇篮。

作为国内一线实力男演员中的佼佼者,张嘉译的身上有很多“标签”——“大满贯”斩获各大电视节最佳男主角、熟男范本、实力派戏骨……但是对于他来说,最重要的一个身份,也许还是“西安乡党”。不管是眼下回到家乡为西影“庆生”、身体力行支持丝路国际电影节,还是此前力排艰难拍摄《白鹿原》,助力家乡各类活动,一如粉丝发出的感叹:“只要家乡召唤,张嘉译一定会出现。”

恰逢第五届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在西安举行,昨天下午,“我们的西影时光”西影60周年庆祝活动在西安隆重举行,黄建新、杨亚洲、张嘉译、金琛等奋斗在外的西影人和西影老员工一起为西影庆生,更在活动中追溯往昔,回忆了西影六十年的辉煌经历,表达了对西部电影乃至中国电影的希冀。

当站在本届丝路电影节的红毯上接受记者采访时,张嘉译激情澎湃:“再次站在西影厂这座熟悉的办公楼前,我真的有点小激动。”而他也不止一次在不同场合吐露自己的心声,“对我来说最难忘的三段时光都和西安有关——从西安考到北电,在西影工作以及拍摄《白鹿原》的时候。”

最动情的表白 “西影永远是我的家”

■文/记者 孙欢 图/记者 尚洪涛

活动现场播放的《1958·创业历程》《1988·光影传奇》《西影·未来》三个专题短片介绍了西影厂的发展历程,老、中、青三代西影人齐聚一堂,溢满浓浓的“亲情”,特别是许多耄耋老人的到来,让现场充满了感动与回忆。91岁的老艺术家常秀霞和年逾八旬的陈达力、李恩德,都是1958年就来到西影工作的,他们对当年创业的艰辛,至今记忆犹新。

对西安的城市种种“如数珍宝”

西影黄金岁月的创作代表黄建新、芦苇也在台上说起西部电影的辉煌岁月,黄建新坦言:“在西影的那段岁月,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不仅成就了我的电影人生,也给中国电影画上一笔浓重色彩。”

生于西安的张嘉译,曾就读于西安市第86中。1995年,张嘉译在西安本土电视剧《道北人》中出演张建国被观众熟悉,2009年,他凭热播剧《蜗居》中“宋思明”一角走红。近十年来,张嘉译以精湛的演技、勤恳耐劳的敬业精神,在中国影视圈里口碑极好,在中国亿万观众心目中,他早已成为一张名副其实的“西安名片”。

“那段经历让我认识了电影,也让我明白了做电影的真谛,只要你认真执着,就一定会有收获。”芦苇有感而发。

1970年出生的张嘉译不论走到哪,始终未变的,是对故乡西安的魂系梦绕——作为一个地道的西安人,张嘉译总会在各种场合,提及自己的家乡西安。在他的心里,这里不仅是世界闻名的古都,更是一片拥有无数珍宝的土地。

作为西影人的“北漂”代表,张嘉译在台上侃侃而谈:“我1991年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回西安电影制片厂,本来不是做电影的,后来却进了影视圈,这里的每一位老师都曾帮助我成长,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至今我依然是西影厂的人,不管都走到哪里,西影永远是我的家。”

不久前,张嘉译为百度百科录制了一段介绍西安的视频,从秦始皇兵马俑、西安城墙、大雁塔、小雁塔、碑林到西安方言,他介绍起来如数家珍。对于向亿万网友推荐西安美食,张嘉译更是不在话下,“西安好吃的实在太多了,比如最著名的凉皮和肉夹馍,我是从小吃到大,西安哪里都能买到。至于羊肉泡馍、关中葫芦头、酸汤水饺……更是非常值得品尝。”

最庄严的信仰

张嘉译尤其喜欢西安的夜市,曾经每天晚上,他都会和朋友们聚在一起吃烤肉、点小吃。多年后,虽然已经成名,但张嘉译每次回到西安还是这样,约好友在小店相聚,如普通市井百姓一样拉起家常——在他眼中,这正体现了一座城市最平凡的温暖气息。

“爱电影 爱西影”

跟着西影人做电影心里踏实

《老井》《人生》《红高粱》《大话西游》……作为中国电影的西部策源地,西影不仅是第五代导演筑梦的地方,更培养了一批又一批执着追梦的电影人,他们带着西影精神至今活跃在影视圈,在中国影视发展的历程中,留下了浓重的一笔。

除了在西安的土生土长,张嘉译对于西安的感情,还源于“西影”这片神圣的电影沃土——1991年,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毕业后,21岁的张嘉译被分配回老家,进入西安电影制片厂工作。

活动现场,姬他、吕晓霖一首《写给电影人的情书》,不仅道出了电影人对梦想的执着追求,更道出了银幕背后的艰辛和不易,正是有了这样一批批有梦想的电影人,西影才是西影,电影才是电影。

10月9日,在西影60周年庆祝活动现场接受记者采访时,张嘉译动情回忆:自己进西影的时候,初出茅庐,就像个小孩子一样,“西影厂、西影人当时在我们眼中都是特别‘牛’、特别了不起的。当我意识到,我是跟着黄建新导演、周友超导演——这些中国电影圈响当当的人物做电影,心里那是非常踏实的。”

短片《我们的西影时光》中,张子恩、黄建新、赵非、高明、芦苇、张嘉译等一代代西影人用朴素的语言表达着当初青春的热血,短短6分钟时间,让全场每一位都不禁落泪,“当初拍《红高粱》的时候,大家在半夜都争得脸红脖子粗的,如今都30年过去了,老哥哥、老姐姐、孩子们,我真的想你们了。”《红高粱》美术杨钢老师面对镜头动情讲着,当时创作《红高粱》时他大学毕业没多久,用他的原话是,“当时还不知道什么叫电影美术”。

张嘉译将黄建新导演称为自己的师父,“当时我只是个小演员,黄导说,如果你没事,就跟我去现场吧。坐在监视机边上,黄导在指导我观看演员表演之外,更教导我要成为一个好演员,就得先学会做一个好导演。‘不是让你去导戏,而是你需要有导演的思维’——黄导的这句话我至今记在心里。”

记者 张静

张嘉译说,西影最大的特点是它在艺术上的传承,在创作上的每一次碰撞,都有着老一代对下一代的帮助和影响。此外,西影乃至西安影视人,最大的特点就是“轴”和“犟”,“这是一种对影视艺术的执着态度——这么多年,这里每一个人在自己专业领域的敬业态度,对作品质量的追求,始终未变。”

当年优秀的西影人,如今有的仍坚守在西影,有的活跃在国内各个影视领域,其中有很多人,这些年和张嘉译有过合作,“现在电视剧市场上这些导演,一圈都是我发小,都是西安出来的,我自己参加的几乎所有剧组,班底都是西影人。还是那句话,跟从这片土地走出的电影人合作,心里踏实——找他们干活的时候,他们统一的特点就是都特别轴,拍东西不偷懒,真是能够下功夫去做。”

www.142.net,愿为家乡文化事业贡献力量

张嘉译2000年离开西安,去北京闯荡,那年他已经30岁了。在西安这片文化厚重的土地上沉淀与汲取,成为张嘉译在影视圈打拼的实力根基。

在不断的历练和成熟中,张嘉译也开始尝试身份转换——从演员,到艺术总监,这些年,张嘉译在《悬崖》
《一仆二主 》 《后海不是海》
《白鹿原》《美好生活》等作品中,带给全国观众的不仅有精湛演技,更有从道具、布景到拍摄语言各方面的、极高水准的影视综合艺术。去年播出的电视剧《白鹿原》,就凭借恢弘场面、考究布景引发无数好评,被观众纷纷称赞为“良心巨制”。

张嘉译表示,转换身份,源于自己在西影工作时养成的、对作品一定要有高要求的习惯,“现在影视环境复杂,有时候不多管一点,作品就难以达到自己的要求,所以干脆自己做艺术总监吧——我经常说一句话,拍一部戏,至少不能丢人,不能丢西影厂的人,不能丢西安的人。”

虽然多年漂泊在外,但无论是身边拍摄合作伙伴多为西安人,还是对家乡影视作品的关注,让他似乎从未远离过故土。在《白鹿原》里饰演白嘉轩,张嘉译的感慨就是“回家了”,“演这部戏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有先天优势,就是你离这部文学作品本身就很近。对里面的每个人物,都很了解和熟悉。”

对于未来的西安,他充满期待,也表达了自己为之贡献力量的心愿,“我一定会认认真真担负起西安文化顾问责任,为家乡文化发展作出更多贡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