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乱毁掉了南朝根基

宇宙大
,听起来很威风吧?别奇怪,这不是好莱坞大片的噱头,而是地道的国货,该名号的主人是南北朝的名将

,鲜卑化的羯族人,个不高,跛子,弓马娴熟,擅长策划武装叛乱,先反了老东家高欢,后来又反了江南的和尚皇帝萧衍。
有新发明,他给自己设计了两个新职务:宇宙大
、都督六合诸军事,据说当时的傀儡皇帝萧纲听说后,大惊失色说:「侯
都有宇宙的名号了?」
宇宙这个词是庄子最早提出来的,后来由淮南子发扬光大,认为「四方上下曰宇,古往今来曰宙」,六合是宇宙的同义词,说白了就是极大、极广的意思,李白也说「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侯景弄出这两个名号,自高自大也算到顶点了。
跛子名将www.142.net,
公元五三七年十月,东魏和西魏在沙苑火并,这一仗,东魏兵力占绝对优势,但高欢太过轻敌,宇文泰背水为阵,决死一搏,反而大获全胜,东魏光阵亡就有八万人,高欢跨上骆驼狂奔,才算逃出一命。
打成这样,不但高欢,连侯景也不甘心,他猛拍胸脯,要带领二万骑兵杀个回马枪,可惜高欢早没了恋战的雄心,而且他的王妃娄氏也反对,「侯景野心很大,就算他抓了宇文泰,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事,我们不得不防」,高欢听了频频点头。
侯景与高欢早年是同事,都在北魏的怀朔镇当小官,后来跟着秀荣川的酋长尔朱荣打天下,尔朱荣死后,高欢自立门户,侯景又成了他的下属。沙苑之战以后,东魏一直被西魏压着,高欢手下也是宿将凋零,不得不依靠侯景,让他当了河南道大行台、尚书仆射,带领十万大军,专征一方。
侯景诡计多端,御下有方,所以很得军心,他对高欢的儿子高澄不服气,常说:高王在,我不敢有二心,高王没了,我可不能伺侯黄口小儿。高欢对也早有防备,能对付侯景的大将只有慕容绍宗,此人一直不得志,其实是高欢有意把人情留给高澄,好让后者感恩戴德
公元五四七年,高欢病死,侯景果然反了,以他的兵力要取代高澄不太可能,所以先向西魏和南梁求援,两家都派了援兵,侯景的本意当然不是另投明主,他在东魏已经位极人臣,转头再给宇文泰和萧衍当差,难道还指望升官?明摆着是想混水摸鱼。宇文泰何等精明,一面写信安抚,一面抢占侯景的城池,而高澄那边也启用了慕容绍宗前来平叛,侯景眼看情况不妙,只能指望南梁的萧衍了。83岁的萧衍以老僧自居,表面上吃斋念佛,其实还有点雄心壮志,他的侄子贞阳侯萧渊明带着十万大军已经到了寒山,与东魏的慕容绍宗对峙。
东魏和南梁为了侯景火并,他倒躲在旁边,坐山观虎斗,公元五四七年十一月,萧渊明等人大败,全当了俘虏,第二年正月,侯景近于形势,从城父向涡阳撤退,慕容绍宗的十万大军连营追来,简直不给他一点活路,侯景不得不反击了,而且证明自己不是浪得虚名,他的步兵手执短刀,专砍马腿,四万人把慕容绍宗的十万大军打得大败。
不过侯景缺粮,相持久了,军心涣散,手下将领纷纷向慕容绍宗投降,侯景最后只剩下八百多人,这时的他再不是那个叱吒风云的英雄了。
时来天地皆同力
四顾茫然的侯景,西魏肯定不能去了,剩下的唯一出路是南下。萧衍虽是佛教徒,可不是慈善家,他会收留一个穷途末路的叛将吗?
侯景都不敢奢望的事情却由一个人来帮助实现了,这个伸出援手的人就是南梁的马头镇防卫司令刘神茂。他帮助侯景夺取了南豫州的治所寿阳,侯景顺便写了个奏章送到建康,说自己无处可去,暂借寿阳栖身,萧衍老头也够糊涂,认为侯景新败之后急需恢复,居然顺水推舟让他当了南豫州刺史。
侯景死里逃生,有了一块地盘,大可休养生息,虽不如以往风光,按说也该满足;皇帝老儿萧衍为了一个侯景,损兵折将,还搭上了侄子,得罪了东魏,亏大了,不过暂时好像也没什么更大的风险。
东魏那边,高澄继位不久,政权动荡,刻意要与南梁修好,他对当了俘虏的萧渊明很是优待,甚至表示愿意送还,当然条件是换回侯景。球踢给萧衍了,萧衍是两难,答应吧,等于出卖了侯景,作为皇帝面子上不好看;拒绝,等于为一个侯景跟东魏绝交,也很不智。
替萧衍打破这个僵局的是奸臣朱异,侯景送过他不少黄金,可他收了黄金却不办事,反而告诉萧衍,侯景光杆司令一个,留下无用,送回去正可结好友邦。拿人钱财,与人消灾,黑吃黑到了朱异这个份上,也是一绝。
不过这个说法倒是缓解了萧衍的道德困境,既然送还侯景是件有利于国家民族的好事,当然就算不上背信负义了,萧衍决定马上安排交换事宜。侯景得到消息,自然既惊且恨。侯景的老部下,也是头号智囊王伟认反除了起兵造反别无他法,而唯恐天下不乱的刘神茂当然大力赞成。
侯景什么阵势没见过,以他的性格,当然要死中求生。
于是,寿阳成了人间地狱,男丁全部从军,女人作了随军家属,侯景日夜不停的打造兵器,左右四邻都知道他要造反,唯一不相信的是萧衍和朱异这对活宝。公元五四五年八月,侯景终于反了,这次他打出的旗号是清君侧,萧衍听说之后,居然有心情大笑:「一个光杆司令,能干什么?」
与萧衍的乐观相反,侯景可是有真本领的,他出师第一仗就拿下了马头,而萧衍虽然指派了几路平叛大军,可雷声大,雨点小,一月下来,毫无动静。九月二十五日,侯景开始执行下一步计画,他偷偷溜出了寿阳城,假称打猎,实际是轻装直扑首都建康而去,这次他是破釜沉舟了。
当一个国家败亡的时候,先乱的肯定是人心,萧衍的南梁也是如此,民心思乱,人无斗志,他的侄子临贺王萧正德就秘密与侯景结盟了。侯景不愧是名将,动作神速,九月二十五日出寿阳,十月三日已经攻下谯城,十月二十日攻占历阳,太守庄铁不但投降,而且愿意带路。
萧衍那边兀自在做清秋大梦,大将羊侃建议马上派兵封江,他不听,却让奸细萧正德当平北将军,负责首都建康的防卫。十月二十二日,侯景率八千步兵和数百骑兵从采石泅渡,一举攻占了姑孰,消息传出,首都建康一片大乱。几天后,萧正德打开了建康的宣阳门,侯景长驱直入,接连攻下了东府城、石头城,十月二十四日包围了萧衍皇宫所在的台城,局势完全失控了。
侯景与高欢早年是同事,都在北魏的怀朔镇当小官,后来跟着秀荣川的酋长尔朱荣打天下,尔朱荣死后,高欢自立门户,侯景又成了他的下属。沙苑之战以后,东魏一直被西魏压着,高欢手下也是宿将凋零,不得不依靠侯景,让他当了河南道大行台、尚书仆射,带领十万大军,专征一方。
侯景诡计多端,御下有方,所以很得军心,他对高欢的儿子高澄不服气,常说:高王在,我不敢有二心,高王没了,我可不能伺侯黄口小儿。高欢对也早有防备,能对付侯景的大将只有慕容绍宗,此人一直不得志,其实是高欢有意把人情留给高澄,好让后者感恩戴德
公元五四七年,高欢病死,侯景果然反了,以他的兵力要取代高澄不太可能,所以先向西魏和南梁求援,两家都派了援兵,侯景的本意当然不是另投明主,他在东魏已经位极人臣,转头再给宇文泰和萧衍当差,难道还指望升官?明摆着是想混水摸鱼。宇文泰何等精明,一面写信安抚,一面抢占侯景的城池,而高澄那边也启用了慕容绍宗前来平叛,侯景眼看情况不妙,只能指望南梁的萧衍了。83岁的萧衍以老僧自居,表面上吃斋念佛,其实还有点雄心壮志,他的侄子贞阳侯萧渊明带着十万大军已经到了寒山,与东魏的慕容绍宗对峙。
东魏和南梁为了侯景火并,他倒躲在旁边,坐山观虎斗,公元五四七年十一月,萧渊明等人大败,全当了俘虏,第二年正月,侯景近于形势,从城父向涡阳撤退,慕容绍宗的十万大军连营追来,简直不给他一点活路,侯景不得不反击了,而且证明自己不是浪得虚名,他的步兵手执短刀,专砍马腿,四万人把慕容绍宗的十万大军打得大败。
不过侯景缺粮,相持久了,军心涣散,手下将领纷纷向慕容绍宗投降,侯景最后只剩下八百多人,这时的他再不是那个叱吒风云的英雄了。
时来天地皆同力
四顾茫然的侯景,西魏肯定不能去了,剩下的唯一出路是南下。萧衍虽是佛教徒,可不是慈善家,他会收留一个穷途末路的叛将吗?
侯景都不敢奢望的事情却由一个人来帮助实现了,这个伸出援手的人就是南梁的马头镇防卫司令刘神茂。他帮助侯景夺取了南豫州的治所寿阳,侯景顺便写了个奏章送到建康,说自己无处可去,暂借寿阳栖身,萧衍老头也够糊涂,认为侯景新败之后急需恢复,居然顺水推舟让他当了南豫州刺史。
侯景死里逃生,有了一块地盘,大可休
息,虽不如以往风光,按说也该满足;皇帝老儿萧衍为了一个侯景,损兵折将,还搭上了侄子,得罪了东魏,亏大了,不过暂时好像也没什么更大的风险。
东魏那边,高澄继位不久,政权动荡,刻意要与南梁修好,他对当了俘虏的萧渊明很是优待,甚至表示愿意送还,当然条件是换回侯景。球踢给萧衍了,萧衍是两难,答应吧,等于出卖了侯景,作为皇帝面子上不好看;拒绝,等于为一个侯景跟东魏绝交,也很不智。
替萧衍打破这个僵局的是奸臣朱异,侯景送过他不少黄金,可他收了黄金却不办事,反而告诉萧衍,侯景光杆司令一个,留下无用,送回去正可结好友邦。拿人钱财,与人消灾,黑吃黑到了朱异这个份上,也是一绝。
不过这个说法倒是缓解了萧衍的道德困境,既然送还侯景是件有利于国家民族的好事,当然就算不上背信负义了,萧衍决定马上安排交换事宜。侯景得到消息,自然既惊且恨。侯景的老部下,也是头号智囊王伟认反除了起兵造反别无他法,而唯恐天下不乱的刘神茂当然大力赞成。
侯景什么阵势没见过,以他的性格,当然要死中求生。
于是,寿阳成了人间地狱,男丁全部从军,女人作了随军家属,侯景日夜不停的打造兵器,左右四邻都知道他要造反,唯一不相信的是萧衍和朱异这对活宝。公元五四五年八月,侯景终于反了,这次他打出的旗号是清君侧,萧衍听说之后,居然有心情大笑:「一个光杆司令,能干什么?」
与萧衍的乐观相反,侯景可是有真本领的,他出师第一仗就拿下了马头,而萧衍虽然指派了几路平叛大军,可雷声大,雨点小,一月下来,毫无动静。九月二十五日,侯景开始执行下一步计画,他偷偷溜出了寿阳城,假称打猎,实际是轻装直扑首都建康而去,这次他是破釜沉舟了。
当一个国家败亡的时候,先乱的肯定是人心,萧衍的南梁也是如此,民心思乱,人无斗志,他的侄子临贺王萧正德就秘密与侯景结盟了。侯景不愧是名将,动作神速,九月二十五日出寿阳,十月三日已经攻下谯城,十月二十日攻占历阳,太守庄铁不但投降,而且愿意带路。
萧衍那边兀自在做清秋大梦,大将羊侃建议马上派兵封江,他不听,却让奸细萧正德当平北将军,负责首都建康的防卫。十月二十二日,侯景率八千步兵和数百骑兵从采石泅渡,一举攻占了姑孰,消息传出,首都建康一片大乱。几天后,萧正德打开了建康的宣阳门,侯景长驱直入,接连攻下了东府城、石头城,十月二十四日包围了萧衍皇宫所在的台城,局势完全失控了。
灾难
侯景区区几百人流落到江南,最初只求活命而已,如今却变成围攻首都的巨寇,这样的变化无论是谁都很难相信,但这是事实,而且灾难只是刚刚开始。
在靠运气和奸细攻破首都之后,侯景在台城却遇到了麻烦,因为这次是羊侃守城了,侯景用木驴进攻,很快被羊侃用石块砸毁,改用尖顶木驴后,又被羊侃投掷火炬,烧成灰烬。侯景再建造高达几十丈的登城楼,羊侃预先挖掘堑壕,登城楼头重脚轻,到达堑壕后,全都陷入地下倒塌。仗打到这份上,侯景和萧衍都有点后悔,侯景想的是当初不如答应和谈,萧衍想的是,早点解决侯景就好了,不过世上没有后悔药。
现在一切取决于外援了!萧衍的几个子侄受封为亲王,在各地手握重兵,按说君父有难,理应有所作为,可这些人犹豫不决,援兵时进时退,只是耽误时间。第一个来救援的是邵陵王萧纶,他的人马在钟离渡江,遇到风暴,死伤不少,登陆后准备从钟山直插建康的广莫门,这原是一招好棋,可惜执行上出了问题。经过彻夜行军,黎明前萧纶扎营于蒋山,侯景大惊之下,一度准备解围而退,但萧纶的士兵疲惫不堪,加上天气寒冷,根本顶不住叛军的突击,一番激战,大败亏输。
对这些亲王来说,如何利用侯景之乱扩大自己的势力才是关心的事情,加上萧纶初战不利,因此援兵虽然来了不少,但都保存实力,按兵不动。不过也有一支肯拼一下的援军赶到了,这是司州刺史柳仲礼、衡州刺史韦粲、宣猛将军李孝钦、南陵太守陈文彻等人率领的联军,公推由柳仲礼统一指挥。
柳仲礼一向号称猛将,善使长槊,之前跟随父亲柳津镇守雍州,心高气傲,但并没有指挥大军的经验,更没有遇到过侯景这样的厉害角色。真正积极的是韦粲,公元五四九年正月,他乘夜进军青塘,但因为迷路遭到侯景的猛烈反攻,当天大雾迷漫,柳仲礼也来增援,仗打得异常激烈。
双方两败俱伤,韦粲阵亡,柳仲礼险些活捉侯景,自己也被砍伤,侯景损失了两千多人,勤王军这边更多一些,柳仲礼和侯景都不敢再战。城里的萧衍可等不及了,城中困苦已极,终于不守,各路援兵也望风溃散,萧衍听到消息,只说了一句:「自我得之,自我失之,亦复何恨」,就不再言语。
世家大族的末日
侯景占了建康,但他的好运也到此为止了,此前因为大事未成,他对部下管束还算严格,大多数老百姓甚至把他看成大救星。可是侯景大权在握,马上原形毕露,他的为人原就残忍,这时再无顾忌,更加变本加厉,放手杀人,解放者的光环退去,成了名符其实的刽子手。
侯景的另一嗜好是与仇家的女人睡觉。太子萧纲的女儿溧阳公主是美女,侯景马上搞到手,萧正德眼热,也把女儿送来,侯景照单全收,羊侃的女儿漂亮,同样逃不出侯景的手心。后来侯景事败被剁成肉酱,分给各人品尝,萧姑娘、羊姑娘也都有份尝鲜儿。
老和尚萧衍落在侯景这种人手里,当真生不如死,吃不饱、穿不暖,想喝蜂蜜也没有,气得「荷、荷」大叫,终于咽气,太子萧纲继了位,就是简文帝。这时的南梁已经乱成一团,各地亲王互相火并,侯景分别调遣他的大将任约、侯子鉴、宋子仙、刘神茂、谢答仁等人四出攻击,所向无敌。
这时,南梁方面有实力的亲王只剩下湘东王萧绎和武陵王萧纪了。萧绎坐镇江陵,萧纪坐镇成都。侯景围困建康,萧绎坐视不救,城破之后倒是积极起来,一方面是要争夺帝位,另一方面也是侯景不断向长江中游发展势力,对他构成了威胁。
公元五五O年,侯景击败萧绎的部将秦州刺史徐文盛,占领郢州,全部兵力号称二十万,塞江而上,声势吓人,但军中的北方战士大为减少,实际力量与萧绎相比,并不占多大优势。这一仗的焦点是长江中游的门户巴陵,这里由萧绎最能干的大将-领军将军王僧辩把守,侯景屡攻不克。不久,萧绎的援兵赶到,内外夹击,侯景大败,大将任约也当了俘虏,侯景眼看情况不对,留下众将分守城池,自己扬帆顺水逃回建康去了。
自此以后,侯景转入了守势,以湘东王萧绎为首的各路人马开始大反攻。
王僧辩向建康进军,途中与东扬州刺史陈霸先会合,陈是后起之秀,手下有精兵三万。公元五五二年三月,联军在姑孰大败侯景的大将侯子鉴。侯景亲率万余步兵和八百铁骑在建康城外与陈霸先肉搏,仍然大败,侯景知道守不住了,用皮囊装上在江南所生的两个儿子,向东逃命。
王僧辩的大将侯瑱带兵紧追不舍,侯景抵挡不住,把两个儿子推到海中,坐船逃命,但手下早已变心,掉转船头往回开,要把他送到建康请赏。侯景,这个杀不眨眼的家伙反应倒快,马上钻进船舱,想用佩刀挖开船底,不过有人从后面给了他一槊,侯景被刺个透心凉,一命呜呼。
侯景之乱,是一场百年不遇的浩劫,南方的富庶从此划上了句号。
事件中几位主角的下场大都是悲剧,侯景死于非命,他的部下也是一样,萧衍、萧纲父子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了代价,萧纪被萧绎所杀,萧绎好像是胜利者,但称帝不久就被西魏大军攻破江陵,活捉了去,死得很惨。
侯景之乱中最倒霉的一个群体是世家大族,自三国时期曹魏发明九品中正制以来,各级官员都由世家大族的子弟充任,形成尾大不掉的势力。到了南北朝,血统和门第已经成了决定仕途命运的关键因素,不但普通老百姓,就是寒门士族也再无出头之日。初到江南时,侯景曾经要求与王、谢大族联姻,萧衍坦白告诉他:王、谢门第太高,门不当、户不对,应该从朱异这些人的子女那里想办法。这可把侯景气炸了,他发下毒誓,将来攻下建康,一定把王、谢家的女人配给奴隶为妻,等候景得了志,这些世家大族当然第一个大倒其霉。
那些豪门子弟几代富贵下来,早成了没用的废物,建康被围久了,找不到粮食,这些人只能穿着绫罗绸缎,抱着金银珠宝在那里等死。
要说侯景有什么历史功绩,彻底消灭了吃人不吐骨头的世家大族大概算一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