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诺登们的缘由,传斯诺登住莫斯科机场胶囊酒店

摘要:
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工作人员26日向记者表示,斯诺登居住的酒店条件舒适,但是机场方面拒绝就斯诺登在中转区域的生活起居发表评论  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工作人员26日向记者表示,斯诺登居住的酒店条件舒适,但是机场方面拒绝就斯诺登在中转区域的生活起居发表评论。  根据俄罗斯官方的最新消息,美国棱镜监听计划的曝光者斯诺登依旧停留在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的国际中转区。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机场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在谢列梅捷沃机场内部只有一家“胶囊酒店”。因此,这家酒店很可能就是目前斯诺登所处之地。该人士表示,这家酒店有多种房型,都比较舒适:“这个酒店是非常舒适的。房间里有浴室、电视、吹风等等,可以在这里非常舒适的休息。不过需要指出,这个酒店是按时计费的,也就是说,酒店只能按照一定的小时数来预订房间和支付房费。”  该消息人士还介绍说,在国际中转区各种生活必需品商店齐全:“有药店、有餐厅,旅客完全可以在这里享用早餐、午餐等等。而且在中转区还可以购物,当然中转区的商店都是免税店,旅客可以在这里买到像套娃一类的俄罗斯纪念品以及其他商品。”  斯诺登于23日飞抵莫斯科以后,并没有乘坐此前预订的航班飞往古巴。由于他的美国护照已被华盛顿注销,再加上没有俄罗斯签证,因此他既不能购买新的机票离开莫斯科,也无法进入俄罗斯境内。根据俄罗斯相关法律,没有过境签证的外国乘客最多只能在机场国际中转区停留24小时。而截至目前,斯诺登已经在莫斯科机场停留了近四天。有消息称,由于斯诺登的护照是被临时注销的,属于特殊情况,因而得到了特殊对待。还有消息称,斯诺登已经得到了有关方面颁发的过境证件,但这一消息并没有得到俄罗斯、厄瓜多尔等国的官方确认。

斯诺登究竟在何处?他在短时间内成为公众所熟知的争议人物后便大玩戏法——消失不见。下面笔者将着重分析其消失的始末与缘由。

2013年6月25日,俄罗斯总统普京证实,美国“监控门”事件揭秘者斯诺登目前在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转机区。

据俄新网报道,美国中情局前雇员斯诺登曾在“谢列梅捷沃”机场中转区“空中快车”胶囊酒店停留过4小时,他甚至曾在房客名单中登记。

斯诺登已寻求避难厄瓜多尔,厄瓜多尔外长帕提诺称正在考虑斯诺登的避难申请。厄官员透露,这一过程可能需要数天时间,意味着斯诺登在这期间或许会继续滞留莫斯科机场。据美国媒体报道,厄瓜多尔总统拉斐尔·科雷亚6月30日接受采访时表示,斯诺登“受到俄罗斯当局的照看”,没有他们的同意,不能离开莫斯科国际机场。美国方面正“围堵”斯诺登的逃难去路,俄美两国围绕斯诺登会怎样继续交涉,外界拭目以待。

普京:在机场中转区=未入国境=与我无关

据俄新社2013年6月26日消息,俄罗斯总统普京25日表示,美国中情局前雇员斯诺登确实以中转旅客身份飞抵莫斯科,但并未越过俄罗斯国境。

普京说:“斯诺登先生确实飞抵了莫斯科。对我们来说,这完全是一种突然。他以中转旅客的身份飞抵莫斯科。他不需要签证或其他证件。作为一名中转旅客,他有权购买前往他想飞去国家的机票。”

他继续表示:“他没有越过国境线,因此不需要签证。任何针对俄罗斯的指控都是一派胡言。”

普京进一步透露,“作为一名中转旅客,他处在中转大厅,并且至今仍待在那里”。他还说道:“我们的特种部门从未接触过斯诺登先生,目前也没有在接触他。”

普京表示:“至于引渡至某国的可能性,我们只可以向同我们有相应罪犯引渡国际协议的国家引渡该国公民。而我国同美国之间并没有这种协议。”他补充道:“我希望,这无论如何都不会影响我们同美国的关系,并且我希望,我们的伙伴能够理解这一点。”

据此前报道,斯诺登6月23日乘坐俄罗斯航空公司的航班由香港飞抵莫斯科,但没有人在机场看到他。俄外长拉夫罗夫6月25日则表示,斯诺登根本没有越过俄罗斯边境,因此莫斯科官方与他毫无干系。

机场滞留者滞留12年,如何生存?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网站,斯诺登滞留莫斯科谢列梅杰沃机场已经7天。他如同空气一般,我们知道他的存在,却没一个人看见他。路透社6月30日的消息称,由于尚未获得任何国家的政府提供政治庇护,加之美国取消了斯诺登的护照,如果厄瓜多尔、委内瑞拉和古巴都不接纳他,斯诺登可能不得不永久滞留在莫斯科机场。

不过斯诺登并不是谢列梅杰沃机场中转区唯一的滞留者。据俄罗斯媒体报道,一名尼日利亚妇女在机场生活了2年多,一名巴勒斯坦男子在这里生活了3年,而一名印度男子今年即将满12年。人们甚至给他们专门造出了个新名词“terminaltor”意思就是“机场滞留者”,或者还有另外一个名字“机场中转区的囚徒”。

滞留者1号——尼日利亚妇女伊莎贝拉:睡卡其布睡袋,机场供三餐

她于2006年9月抵达谢列梅杰沃,一篇《囚禁在谢列梅杰沃》的文章,使她成为欧洲家喻户晓的人物。她的地址一度是“谢列梅杰沃机场2号航站楼三层卡其布色睡袋”。

“别问我将来怎样,我害怕,我会死”,这是伊莎贝拉的心里话。她为了躲避迫害而前往德国慕尼黑,然后她又计划乘飞机前往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找工作,不过在莫斯科转机时,陪同人员无情地将她抛弃了。她既没有证件,也身无分文。于是,她成了谢列梅杰沃机场2号航站楼的难民。

当她的遭遇见诸报端后,人们发起运动来援救这个不幸的女人,机场给她每日提供三餐。2008年5月27日,在这群好心人的帮助下,在机场滞留了20个月后,伊莎贝拉在国际移民组织的帮助下返回家乡拉各斯。

滞留者2号——巴勒斯坦人若拉:搭起纸盒临时房出租赚钱

和伊莎贝拉一样,若拉也“住”在三层,这里是中转区,他无权出关,也无权搭乘飞机,所以只能滞留于此。在航空公司的帮助下,每天三餐他都在餐厅解决。若拉是个传奇人物,3年下来,他不仅俄语已经没有口音了,而且还发了笔小财。他抵达时身上几乎仅剩一条裤子,而离开俄罗斯前往埃及时已经大包小裹地装满了免税店的商品。那么钱从何处而来?机场边检人员揭开了秘密:原来若拉用纸盒搭起了临时性的小房子,然后以5美元的价格出租给那些希望单独过夜的乘客,而如果是小两口,则收10美元。

滞留者3号——印度人普莱姆基:不想回家

没人知道他的真正名字叫什么。他在法律上是一个不存在的人。从2001年7月16日矮胖的普莱姆基身穿亚麻裤子抵达莫斯科起,他便滞留在莫斯科谢列梅杰沃机场。他凭一本伪造的护照进入葡萄牙首都里斯本,被发现后遭到驱逐。不过和其他滞留者不同,普莱姆基并不想返回家乡印度。他仍旧梦想着去欧洲,而不是留在俄罗斯,因为他认为那里条件比俄罗斯更好。

滞留者4号——斯诺登

加上斯诺登,他们也只是谢列梅杰沃机场来来往往的滞留者中的四张面孔,还有的滞留者甚至在机场酒店生下了自己的孩子。正应了托尔斯泰所说的,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据报道,俄执法部门称,斯诺登可无限期在莫斯科机场停留。

谢列梅捷沃国际机场位于莫斯科西北部28公里的地方。该俄罗斯机场位于距离莫斯科环形公路11公里。该机场是国内最大最着名的国家机场,经营国内超过60%的国际运输业务。同时定期航线的比例占总运输数量的90%。目前在国际航站楼F和航站楼C的定期航线的航空公司超过40个,该国际航空港的接收能力超过每小时2000名,在2009年接送旅客1476.4万人。预计到2015年该飞机场每年将可以接送3500万名旅客。飞机场的质量管理体系经过了ISO9001-2000国际标准认证。

在所有航站楼内都设有许多商店、酒吧、咖啡厅、餐厅。还设有售药亭、报亭、各种国际和俄罗斯的品牌商店——从俄罗斯美食到俄罗斯工艺品都有。还可以理发,租用汽车。在航站楼的一侧为中转的旅客以及在航站楼F中设立了几个俄罗斯酒店。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