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创造业PMI上修,国际经济周刊第343期

美国1月核心PCE 物价指数环比创 2017年
1月以来的最大单月升幅,此前1月核心CPI 也有超预期表现,1月核心PCE
的表现进一步验证了美国通胀抬头的迹象。日本2月物价水平总体维持稳中有升的趋势,通胀继续复苏。欧元区和德国2月CPI
水平基本维持在预期水平上下,法国通胀上升不及预期。

鲍威尔在国会讲话偏鹰派,我们分析:首先,美联储会整体保持了政策的连贯性。其次,美联储的工作重心开始转向防范通胀与经济过热。此前美联储对通胀的评估一直中性,并无重点提出要在未来防止过度通胀;这与近期美国经济加速,同时通胀加速上升有关,使今年升息次数增加至四次的可能性上升。第三,鲍威尔领导下的加息过程仍会是边走边看的逐步紧缩政策。第四,特朗普政府的大规模税改和支出计划不会促使联储在短期内加快升息步伐。最后,有关金融监管方面,鲍威尔并无新意。对于退出问题,鲍威尔会维持目前的退出计划,预期中2年内将资产负债表从目前的4.5万亿左右,缩减至2.5万亿美元。总体上,我们认为鲍威尔的表现符合他一贯稳健作风,但对经济未来的基调非常乐观,风险平衡正在向防止通胀的方向转变。

    美国2月Markit 制造业PMI 终值下修,但仍为35个月以来的次高值,2月ISM
制造业指数
60.8,创2004年5月份以来新高,美国制造业仍维持强劲的复苏势头。欧元区和日本2月制造业PMI
终值上修,虽然较此前多年新高略有回落,但整体处于绝对高位。

   
美国1月商品贸易逆差从此前一个月的723亿美元增加到744亿美元,九年来最高。由于经济增长加速,美国内需强劲,进口预计在未来几个月仍会增加。为减少逆差,特朗普周四宣布美国将对钢铁征收25%的关税,对铝征收10%的关税。美国开始贸易战,会引起贸易伙伴的报复,影响到美国经济,并拖累全球复苏。美国1月个人收入环比增0.4%,支出环比增0.2%。个人收入增速高于预期,税改后减税的影响较大,消费支出放缓主要收到季节性因素影响。2月ISM
制造业指数继续攀升至60.8,创2004年5月以来新高,为连续第17个月走高,其中就业与物价指数大幅上升,制造业的持续扩张。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网站,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连续两日分别在国会众议院和参议院进行听证,在众议院听证时表态明显鹰派,随后由于市场反应强烈,鲍威尔在次日参议院听证时对一些说法进行了补充,鹰味略微转淡,但综合其言论来看,对经济和通胀看法是更加乐观的,对当下金融系统的稳定性信心较高,市场对于加息四次的预期有所升温,金融市场也做出了明显的反应。目前我们认为债市的压力会持续存在,股市波动性加大。但股市趋势逆转的拐点到来尚早,目前并未见到引爆美股发生趋势性逆转的核心风险点,但利率上升风险在积聚。美元短期有反弹动力,但欧元和英镑今年表现可能相对较强,日本央行行长近期也表示2019年可能考虑退出策略,这说明日本经济复苏也强劲,总体上美元走势逆转上涨的可能性也不高,我们维持全年美元震荡,可能小幅贬值的判断。

    1月欧元区19国失业率为8.6%,为2008年12月以来最低水平。

   
特朗普宣布关于铝和钢的新关税,且表示对美国而言,贸易战争是好事,并能轻易获胜。针对特朗普在贸易保护主义道路上一意孤行,其他经济体对此表示强烈的不满,并表示可能采取应对措施。17年美国逆差创9年新高,对于关注美国逆差问题的特朗普而言,贸易问题很可能成为特朗普18年主抓的工作重心之一,可能给全球贸易的持续复苏带来不确定性。

   
但成员国间差异仍然较大。德国1月失业率为3,6%,而希腊和西班牙的失业率分别高达20.8%和16.3%。失业状况改善受欧元区经济强劲复苏推动。2017年欧元区国内生产总值增长2.5%,为10年来最快增速。同时,欧元区2月CPI
年率从1.3%降至1.2%,为2016以来最低;2月企业景气指数
1.48,消费者信心指数终值
0.1,经济景气指数跌至114.1。欧元区失业率下降至10年来最低,加上GDP增长10年来最高,表明欧元区经济势头强劲。但欧元区CPI
维持低位,虽然核心通胀在未来几个月可能上升,但通胀压力仍然温和,预计欧洲央行会延续宽松货币政策。

   
全球股市反弹后出现调整,欧洲、日本和道琼斯股指跌幅较大。美国国债收益率上升势头放缓,欧、日国债收益率下行。大宗商品反弹后出现了调整,除焦炭上涨2.4%,铝基本持平外,其余皆下跌:锌跌超4%,原油和铅跌幅超3%,铜和镍跌幅也明显。农产品持续表现出色:小麦大涨7.5%,豆粕涨3.4%,玉米和大豆涨幅均在2%以上。

   
日本1月失业率为2.4%,1993年4月以来最低,当时日本经济仍处于资产泡沫期。内需数据不佳。日本2月家庭消费者信心指数44.3,零售销售环比-1.8%。1月失业率触及25年低位,表明经济日本复苏增强,因为劳动力紧张,预计日本企业将会提高薪资,从而拉动日本内需,有利于日本摆脱通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