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参照商业险模式经营交强险,交强险费率调整14日下午举行听证会

  

  本报讯 (记者 殷洁)
交强险费率调整听证会今日下午将在京举行。目前,听证会各项工作准备就绪,此为中国金融行业第一个全国性的听证会。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网站 1

  听证会预计进行2小时

听证代表蔡国峰的代理人发言(图片来源:保监会网站)

  今年11月30日,保监会公布交强险费率调整方案,拟将小汽车现行的1050元保费保6万调整为950元保12万。今日,预计听证会从下午2时30分进行至4时30分。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财经新闻图片

  听证会将围绕《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费率调整方案》展开。听证申请人是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听证主持人将由保监会统计信息部副主任裴光担任;听证代表22名,包括此前抽签产生的投保人代表12名、社会公众代表4名,以及保监会邀请的有关协会代表3名、专家学者代表3名。此外,来自各地的15名旁听人员将在听证会上列席旁听。据悉,保监会将根据听证会结果,最终决定交强险新的责任限额和基础费率方案。

  中国保监会于14日14时30分举行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费率调整听证会,就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提出的《关于上报交强险费率方案的请示》,听取各方面意见。新浪财经对此次听证做图文报道。

  专家称开听证会值得肯定

  蔡国峰的代理人 :

  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熊文钊表示,涉及公众利益的事项进行听证,保监会此举值得肯定。“但这么大一件事情,应给出更充裕的时间让更多权利相关人知晓。保监会这次举办听证会太匆忙了。”

  很高兴今天参加交强险听证会。我想说的是,今天我是以双重的身份来参加交强险的听证会。一是代理陕西车主蔡国峰先生,二是我代表从三月份开始到现在在网上征集的1055位车主。

  保监会公布的报名情况显示,从12月3日12时报名开始到6日12时报名截止,报名信箱共收到388封邮件,有效报名人数分别为:投保人代表82位、社会公众代表69位、旁听人员52位。

  在会议发言前,我想做一个声明,今天这个会议上所做的意见仅代表这1000多名的车主,而不代表其他的车主意见,没有授权我这些车主的意见,他们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的实现,有赖于主办方采取适当的方法告诉他们。因为投保人被强制要求购买这种保险产品,每一位投保人都不能受到漠视,将对于每年交纳上千元的保费来说,给每个人发一封只有几毛钱的信件,我想这个成本是应当承担,如果这个义务不能履行,也没有权利要求人家交纳强制保险。下面是我的具体发言。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网站,  去年7月1日至今年6月30日,全国共有5755万辆机动车投保交强险。“5000多万车辆,只有82名代表报名,从中挑选出的代表是否能真正反映大部分人的意见还值得怀疑。”熊文钊指出。

  关于听证方案在网上我们已经看到了,为了能够使授权人的意见充分的表现,我在网上作了一个调查,我给他们发答复561封,在这个561中间,有539人不同意现有方案,只有22人同意。不同意的人占96.1%,同意的只占3.9%。我想告诉大家的是,这些车主们为什么不同意?我跟他们进行电话调查,大部分人认为现有的材料或者大家从网上也好、从媒体上获知的资料当中,我们不知道这个结果是如何来得,结果告诉我们的,但是为什么变成这样的方案,我们不知道,刚才看到会议资料当中有一些内容,

  此外,听证会报名时间不足3天、采取抽签形式产生代表,律师刘家辉认为,时间仓促没有给代表合理的准备时间,这样的听证结果将是草率的、不公正的。“在两小时内完成对交强险方案意见的征集也显得太过简短。”

精算师也给了我们今天作了一些解释和陈述。关于现行的费率的测定需要历史经营数据,这个历史经营数据请精算师或者保险行业协会给我们进行公布,我们可能不懂,但是我们投保人中间肯定有人会懂,我们不懂可以请教专家,请他们帮我们分析,历史经营数据和现在的交强险的费率中间的关系是什么?我们要做一个对比,有了前因我们才知道后果,有了后果我们可以对比出来现在这个结果是否公平、公正。

  代表刘旭升 交强险与道交法相辅相成

  现有的方案来讲,我们想说只有一种方案,保险行业协会提出来了。但是交强险虽然是强制投保,但是保障的内容我认为在满足国家规定的必须的条件是,投保人对投保方案有建议权。现在的单一方案不能满足投保人的需要,以下是我关于责任限额和责任调查的结果。

  本报讯
去年5月制定交强险费率的研讨会上,在运输行业工作了20多年的刘旭升曾作为代表参与讨论。“我很幸运地被抽中,第二次参加交强险听证会。我这次的观点是道交法第76条未修改完成,交强险此时修改时间不合适。”刘旭升表示,他将投反对票。

  第一,关于责任限额。我的问题是你愿意同意限额还是不同意限额,有511人认为责任的限额不同意统一,而应该分开设置,在国家规定的一个最低的限额之上,在这个问题上只有50人同意统一限额。
 

  道交法第76条规定,

  第二,责任分项问题,我的问题是你愿意分项还是不愿意分项,不要分医疗、不要分财产、也不要分医疗人身伤亡,只有34人选择分项,这个数据说明了大家不愿意分项设限,更倾向于统一设限。

交通事故中机动车无责,最高拟承担10%的赔偿责任。刘旭升称,道交法和交强险是相辅相成的,道交法目前还有很多问题待解决,比如对于财产责任赔偿是否应剔除。“那个方案我也没怎么细看。在这个基础上探讨交强险的修改不适宜。”

  第三,从6、7月份我们从报道当中看到黑龙江省有交强险达到5折,如果允许自由竞争、自由打折,对客户来说非常有利,客户人在投保人上才能得到实惠,有31人选择同意定价。

  专家郝演苏 不能指望调整一步到位

  第四,交强险是否包括财产损失的问题,有166人选择剔除财产,但是有391人也同意包括财产,不过是有条件的,条件是在费率自由竞争的前提下,如果费率不自由,仍然要统一定价,财产必须剔除。因为交强险的财产赔偿限额不高,不仅浪费社会成本,主要还因为交强险财产赔偿的话,投保人无法监控,因此分摊了成本。

  据新华社电
来自中国消费者协会等单位的3名协会代表和3名专家代表都是由保监会确定产生的。专家代表、中央财经大学郝演苏教授表示,交强险在中国属于新生事物,由于保险是定价在先、成本核算在后,因此试行一段时间调整一次较为科学,不能指望一步到位。他认为交强险至少需要5年时间才能有一个相对合理稳定的价格。“我在听证会上将本着客观公正的态度,在各方观点之间做好一个平衡。”他说。

  第五,关于交强险无责任财产赔偿的问题,526人反对不同意,也有31人持相反意见,对此他们的意见是车车相碰可以学习美国模式,在发生

  

交通事故后无须分清责任进行交叉理赔,这样可以促进交通事故的快速处理,对交通通行速度有所提高。

南开大学朱铭来教授也表示,“希望能从学者角度给消费者一个解释,包括交强险应该怎么样、还存在什么问题、需要做哪些改进等等,因为很多都与国情有关。提保额、降保费这个大思路值得肯定,但细节有待进一步探讨。”

  第六,关于交强险产生的利润,因为现在是不赢不亏的模式,如果不是在市场化操作,有512人要求利润返回或者抵扣下年的交强险费用。
 

  律师刘家辉 财产无责赔付应该取消

  综上所述,大部分车主意见可以总结为参照商业险的经营模式经营交强险。关于这次无责任限额,往下调有责任10%的问题,如果根据这次《道交法》第76掉修改草案的调整我认为是不对的,草案说的是责任限额以外要承担10%的责任,这个10%和责任限额以能内的10%的意义不一样。从《道交法》来看,或者现在的修改草案如何实施,无责任赔偿还是需要进一步的探讨,因为现在《道交法》造成无责任人比有责任人承担更多的经济现状,比如同时买了交强险和商业险的人,如果出现事故后,也同时发生了一个超出交强险责任限额的一个事故,商业险就可以赔偿有责任的一方的经济责任,但是无责任这一方经济责任将由他个人承担,因为商业保险不允许也不给投保人再承担经济责任可以看的出来,无责任人比有责任人都掏钱,没有使守法的人得到保护。所以,我们认为10%如何承担还有待与讨论。我们建议交强险责任限额以外的10%希望纳入到交强险责任限额以内,因为这是一个大家讨论的问题,比如说要让无责任的车主承担额外的10%,这些车主的意见是我们愿意共同承担,不让它共同承担,就是采取一个互助的模式,使个人的责任转化成大家的责任,这样可以使法律更具有公平性。

  本报讯
北京德润律师事务所的刘家辉律师因担心自己无法中签参加听证会,给1000多名交强险投保人发送了电子邮件,动员他们报名申请参加。“蔡国峰就是其中一位车主,他家在陕西不便赶来,就将权利委托给我。这得到了保监会的许可。”

  第二个问题要谈的是救助基金的尽快建立的问题。救助基金现在交强险条例规定,要从交强险里面提取一部分,这是不妥当的。从目前投保率来看,只有38%,如果再从交强险提取,实际上就是使38%的人承担了全社会的交通事故的赔偿责任。因为道路救助基金是交强险不能满足责任以外进行赔偿或者是没有交强险的这些人,等于守法的人又为违法的人买单,这也没有起到一个良法的责任,我们认为救助金应该建立,不应该从交强险里面提取,应该从交通罚款里面提取,不仅是没有买交强险的交通罚款,还有交通违章的罚款这是产生交通肇事的重要原因,从人身伤害产生的原因来看,大部分还是因为交通违章行为造成的。所以,应当从权责一致性的要求来看,应该由交通违章款当中提,所以违章的人要对自己的违章来买单。

  刘家辉昨日表示,她在听证会上除要表达蔡国峰的意见外,还会表达所收集到的1千多名车主的意见。“这些车主有100多人给我回复了邮件,只有10多人支持调整,多数人不清楚为什么保额保费要调,所以不同意。”

  第三,税费的问题。我们看到报告里面,国家收取了5.5%的营业税。因为交强险公益性了不能承担税收的功能,跟社保资金一样,具有社会福利性不应该被征税。这是我的意见。

  刘家辉称,蔡国峰将投反对票,蔡希望监管部门把具体调整的原因公开。“这次听证会主要还是为能将车主们的意见表达出来。如财产无责赔付应该取消。”

  第四,从比较法上的研究,刚才主持人说到了交强险台湾熟虑费用25%,我们是1%,从百分比来看,不具有可比性,比如台湾地区应该收的保费是100元,实际上也是收的100元,费用率产生的25%就是25元,我们现在的应该收的保费100元,实际上收了这么多,最后我们收了多少,假如收了1000元,我们的费用是250元,当然我打的这个比方不见得准确。我们为什么产生这样的疑虑,我们不知道费率是不是不盈不亏的、是不是公正的,我们不知道。我想,希望有精算师能够把费率依据、结构和历史数据进行公布,让老百姓进行判断。

  个人投保人代表、空军北京军械修理厂的袁方认为,消费者不知道保险公司各项花费是否合理,“交强险不是商业险,我们没有买与不买的选择,理所应当有知情权和表决权。”

  另外,我想谈一下监管部门的问题,我们希望他们应当承担的责任,因为交强险的强制性和公益性,如果假如今后能够采纳投保人的建议,实行市场化的运作,就是国家要求强制投保,实行市场化的运作,因为我们想在不盈不亏这个规则应当要进一步探讨,是不是适合这个模式,因为保险公司经营交强险,如果不盈不亏就等于白干活,如果白干活他是不干的,因为保险公司追求利润是天性,所以我认为它可以实行市场化运作,赚取适当的费用也是应当的,付出的也应该得到,现在来看,分摊了大量成本在里面,我们也没有办法知道它到底是合适还是不合适,虽然我们都认为它不合理。
 

    相关报道:

  第二,如果实行市场化运作,当然我们也会考虑到,有可能会形成价格联盟或者是暴利的问题。比如2003年北京市三者险的收入14个亿,赔偿2.4个亿,这个数据是从张心宝教授和陈飞老师一本书上得到的数据,赔偿率是17%。所以,我想监管部门要成立一个专家会议小组,对经费的精算过程有一个知晓,给大家公布一个限价和指导价,防止垄断价格的形成。

    交强险费率调整听证会今举行
两方代表名单公布

  最后,从去年的交强险费率行政许可批准没有经过听证会,在程序上有重大瑕疵。我们授权车主又是行政复议又是行政诉讼,争取的就是这个听证权。从保监会举行听证会来说是顺应民意的行为,也是朝着依法行政的方向重要迈进。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民也好、官也好都会犯错,但是错了不怕,改了就是进步,我们还是可以原谅犯错的。但是,我们希望交强险在责任限额、费率和理赔程序方面更人性化、更符合广大人民的利益,保监会的监管责任才能最终的实现。

    新浪财经独家稿件声明:该作品(文字、图片、图表及音视频)特供新浪使用,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