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我总想谈点儿什么,但这个话题不好说,也不好写。。。

看着电脑屏幕,脑海里显现出那张《素媛》的电影海报。我是第几遍看《素媛》了呢?安静下来细细回想,依旧是记不得了。
才接触它不过短短半年的时间,恩…或许还没到半年。

自从看了《恐怖直播》后,然后才接触了《公正社会》、《素媛》等片子,而内心里对韩国的电影产业是有着敬佩的。这种直面社会现实的,直面政府当权者的,直面法律和是非公正的而且直面人性的片子,也就韩国人敢如此胆大妄为的放在手术台上,供人人剖析论断了。

那么,我想先讲些东西,也就仅只针对影片本身。
我不禁想呵呵一笑,如此而已,应当甚好。

直面社会现象的时候,人大都遇到过很多种的矛盾性问题,而在作答的时候也往往牵扯甚多。
甚至何为对?何为错?何为真?何为假…也因而变得较为模糊。
人的做法总有他去这样做事的充足的理由,对和错有时候变得就不再重要。
因为有了宽容,有了原谅,所以似乎罪恶两个字变得很轻飘,在去责怪别人愤恨别人的同时丧失了讨伐公道的权利。
 人除了站着控诉,再不能做其他。

我们回想《素媛》,一个十二岁的女孩儿遭此厄运,犯人却只是被判了12年的牢狱。很多人表示理解,我想理解这个结果的人数还应该是很高的。为什么?因为女孩儿命还在!为什么?因为我们都很善意的觉得改造一个人比杀了一个人更重要!
对!人无完人,孰能无过?
所以,在某些时候“等价惩罚”四个字会变得十足的罪恶起来。

可我突然想到了中国古代的各种刑法,被关在囚车里游街,被凌迟处死,被做成人彘等等等等,五花八门,变态十足!如果这件事儿也发生在那个年代,那个十二岁的女孩儿的父母会不会因为犯人将要受到的惩罚而感到一丝丝的欣慰?

而我们看到的是什么?是女孩儿的父母痛不欲生!是犯人被警察保护着的时候唇角扬起的得意的笑!是法庭散席时面对着痛苦不堪的那个家庭面不改色不置一词的观众!
一件事有了这样的一个结局很难让人说什么!影片中法官的判决是代表着公平与公正,警察的制服是闪着惩恶扬善的光。可是呢?真正受伤害的人在无助的哭喊,真正害人的人在得意的微笑。这种画面带着十足的讽刺意味,让人不得不怀疑,有时候他们法律的存在是否只是作为了犯人最强大的保护伞!

我想起我先前看火影的时候长门说的一句话:人如果不经历同样的痛苦,是永远无法达到相互理解的。
或许那影片中的法律决策者站的太高,它已经高大的无暇去关注受害者的伤痛,而只是在做一个公式化的命题。那么,这样的决策者,还应当享有做决策的权力么?

而我们回过头来看这个事件。十二岁的女孩儿被伤害到永远无法生育,而且身体的排尿排便都要永远依靠冷冰冰的人工管。她失去的不是她的生命,却也再无法作为一个正常人生活在世上。而她的遭遇,却仅仅是让一个罪犯面壁十二年,而十二年过后犯人是否能真正虔诚悔过却犹未可知。想一想,十二年过后女孩才多大?她又要以什么样的心情面对一个造成自己终身“残缺”的作俑者?

女孩儿只是一个工具,她赔上了自己健康的一生,却只为唤醒一个人的良知十二年。
呵,多么可悲的交换…

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两者之间的矛盾需要第三方来判定对错和惩罚。一方所受到的残忍遭遇作为判决的人是否能懂?而他作出判决的时候又是以何为根据?
然而我们也应该考虑这一点,法律是一个必须站在道德和对错的天平中心的存在,无论做任何决定都需要两方同时考虑,不敢甚至不能在其中一方偏哪怕一分。
只因人只有一命,谁都无权轻易判任何人死刑,而且能活便活着,能改则改之。
所以面对这些悲惨的受害者,又该如何做才能更好呢。

是以同情怜悯的一股劲儿恨不得让罪犯被凌迟处死,从而使一个或许能够改邪归正的灵魂永堕阿鼻地狱?
还是任由那受害者的家人悲痛万分只是无奈的淡淡叹口气,道一句世事无常请节哀?

在几天之前,我的答案是很清晰的,只是此刻深思熟虑之后又擦去了先前的总结选择换另一种方式来思考。

因为我突然想起了很早很早之前曾看过一个被剪辑出来的视频,里面是一段和珅与纪晓岚的对话。依稀记得对话内容是地方旱灾,灾民无粮可食,朝廷播下的赈灾粮食被中途个个贪污,纪晓岚对此气急败坏的找和珅谈论。中间的谈话和珅说的无外乎是“官字下面两个口,必须先喂饱上一个,才能去喂下一个啊。”“不给官一些好处,如何让人帮你办事儿呢?”
总之听后就只能叹和珅不坏,只是“世故圆滑”。他深知在官场上怎样办事儿,深知如何做人。
而纪晓岚不同,他只认“良知”二字,如此而已。

可视频下面的评论几乎全是对纪晓岚的贬低。“纪晓岚还是太幼稚了”、“和珅想的比较全面,纪晓岚太天真了”、“纪晓岚真是个傻子”、“和珅原来这么好,所做的一切都是不得已的罢了。”………….

我到现在还很清楚的记得当时自己的感受。震惊,恐惧,不能接受!

我曾经思考过很多次,什么叫做对错,什么叫做道德…
然而我发现,一旦当一个人有着去做一件事儿的充足的理由之后,对和错便不再重要。
www.142.net,什么样的道德,什么样的良知,在“理由”和“原因”这种词汇的面前无法再用。错的可以去理解,那么受伤的,就只能剩下同情。

没办法,因为自从有世界存在的时候,就有了“不公平”这三个字。正如达尔文所总结的:优胜劣汰,适者生存。

可悲可叹的是:上天给了我们生命并让我们看透了这种不公平的规则后,却偏偏又让我们深知何为罪恶。

我不禁苦笑前几天的一场无果的辩论赛,辩论到最后不欢而散。
一方是习惯了把大事化小,把复杂问题转换成简单问题来作答,从根本找原因,从本能本性上去推论人物应该做的正确行为。
另一方则是一个把小事详解,把简单转换成复杂的方式来剖析问题,为一切行为找理由。
我们保持着对立,辩论到最终仍是各不相让。

现在想想只觉可笑。就如同看着两个本就踩在两个极端的跷板上的两方,费劲唇舌使尽浑身解数来告诉对方自己是站在天平的中心一样。一方骂另一方“幼稚”,一方指责另一方“世故”。

一起事情的产生必有原因,剖析它的原因给所有人看是个不错的做法。这或许是成熟,是稳重,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淡定的谋划大志向的做法。或许用他的话来说他要解救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然而最终,又大概谁都救不了。
而另一种人,他放下身段去走在人群之中,深知痛苦和罪恶。他要做的是能呐喊便呐喊,不能眼睁睁看着让别人为自己的大志向去做铺垫和牺牲。秉承人皆平等,能帮一个算一个。

两种观点,其实谁都没有对错。
踩在人身上去救人过于冷漠;扛着伤者还去救人又过于自不量力。
 又能说两者谁胜于谁?

其实有时候会去想一些儿时玩过的脑筋急转弯儿。
“飞机出了事故,负载超重,需要牺牲一个人。而此时飞机里坐着一位数学家,一位物理学家,一位哲学家,请问要牺牲谁?”
呵,在这种状况下,如果剖析问题,分析问题的话,大概直到飞机坠毁也无法决定牺牲谁。因为有太多的对于未来的利弊关系的判断和计算。而把问题简单化后答案便显而易见:把稍微重的那人丢下去。

这必定是孩纸才能解答出来的问题。

因为人在成长过程中的心智已经被世俗上的杂七杂八熏染了透,在非常时刻首先去分析对己的利弊关系似乎已经是一种本能!
在这种本能的驱使下,更多的时候就不是在解答问题,而是相继的提出更多的问题。

有人说:那些盲目的追求对与错,却明明又什么都改变不了,是一种十分幼稚的人。
然而另一方说:因为所有的良知都只能存在于幼稚的身体!

现在想来,那场辩论的两人观点之所以不同,也不过是区别于是“良知”大于“理智”,还是“理智”胜于“良知”罢了。

那些总把社会的现象挂在嘴边,对社会上必定存在的各种矛盾滔滔不绝的人,无外乎也不过是他早已对自己所鄙夷的事物做了妥协。
他充当了其中的一份子,却带着同类的行为和思考又去幻想着自己其实是在默默的改变这一切。就如同踩在别人的尸体上告诉着死者:我是多么的爱你,我是要救你的!

而那些把人人平等奉为志高至上的人,有能力还能帮助些人,没有能力却有可能自身都难保。天天呐喊,却一事无成。就如同扛起一个伤者却只能匹夫之勇,救到肩上,也走不过一里路。

前者是聪明人,而社会上的人大都是聪明人。所以对一方侵害了另一方的事情仅于观望,微笑,然后表述下来,在静静的看着受害者死去。所以他们很擅长的是,能揭穿事实却不改变事实。他们把别人的惨痛遭遇变成了抬高自己的思想深度甚至是身价的垫脚石,做着既能明哲保身又能受人敬仰的事。
毫无疑问,在某一点上,这是着实值得佩服的。

后者却憨实了些,虽然大概改变不了什么,却做了本能应该去做的事儿。对一方侵害了另一方的事情无法无动于衷,甚至跑上前维护受害者,不怕把脑袋往枪口上撞,在所有人的嘲讽中跑在人性良知的最前面,凭着一己之力做着异想天开的事情。执拗,幼稚,却善良。毫无作用的呐喊也罢,匹夫之勇也罢,但求落得无愧无人!无可置疑,这种人就是个傻子。可历史上所名垂千古的圣人,大都是傻子。

然而可悲的是,想要去改变一些不公平法则的人,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却很大的情况下都是能力有限的旁观者的无病呻吟。

所以,就任由这些事情无休止的继续发生着吧!……是这样吧?

我对着影片中对如此不公平的判决却事不关己、面不改色、不置一词的人,笑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