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奇的高规格海葬,小编绝不会自杀

www.142.net 1王光美刘源把骨灰撒向大海
刘少奇生前蒙受冤屈,到了死后才被平反恢复了名誉,刘少奇最终获得动用5艘战舰和4架战机,为实现生前海葬愿望护航,成为中共史无前例的高规格礼遇者。
粉碎“四人帮”后,1980年2月29日,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全会通过了《关于为刘少奇同志平反的决议》。1980年5月,成立了由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全国政协、中国人民解放军负责人以及各方面代表人士组成的刘少奇治丧委员会。
5月13日,刘少奇治丧委员会派中共中央委员、全国政协副主席王首道、刘澜涛和刘少奇的夫人王光美及其子女,去河南省郑州市迎取刘少奇的骨灰。5月14日,在郑州人民会堂举行了隆重的刘少奇骨灰迎送仪式。
下午,刘少奇的骨灰用专机运到北京,存放在人民大会堂。1980年5月17日下午,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首都各方面代表一万多人,参加了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刘少奇追悼大会,为前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彻底平反,恢复名誉。
刘少奇生前曾在不同场合多次表示:在他死去后,一定要把他的骨灰撒到海洋里,不要留存人世。追悼会结束后,他的亲属便按照刘少奇的遗愿,要求把刘少奇的骨灰撒向大海。
5月18日,刘伯承元帅向中央请求,把这一任务交由海军执行,并表示我人民海军必以强大阵容和整齐队列,满足故人和全国人民的愿望。中央书记处讨论同意,由海军执行撒灰任务,并将决定通知王光美。午后一点半左右,三名海军军官来到王光美同志住地,转达了刘伯承元帅对亲属们的慰问,并说海军将派专机把骨灰和随行人员送到预定的地点去,出动军舰,海空护航等。
5月19日早晨8点多,一列灵车队疾速驶向北京西郊机场。当车队快速到机场时,从干线公路通往机场的叉路口上,在道路两旁所有的空地上,排列着成百辆的汽车,候机楼里里外外挤满了赶来送灵的人们。与送别的人们握手后,王光美等几人捧着骨灰盒登上了飞机,在机舱门口,刘少奇的儿子忽然转回身来,手捧骨灰盒高举过头顶,向站在舷梯前的人群大声说:永别了!顿时。场上响起一片痛哭声。
从北京起飞到青岛送灵的专机于5月19日上午8点半从北京西郊机场起飞,10点整到达青岛机场。机场上,两列持枪脱帽、垂手肃立的水兵,已从舷梯旁一直排列到接灵车前,组成了接灵仪仗队。专机仓门打开时,刘源抱着骨灰盒,其他子女手抬遗像、花圈和王光美等人依次走下飞机,他们站定后,山东省委、青岛市委、市政府和海军的负责人走上前去,面对遗像、骨灰盒肃立默哀、行三鞠躬礼,然后以飞机为背景照相留念。在机场停机坪举行简短的仪式后,乘车进城去海军码头。按乘车计划:第一辆车为前导车,第二辆车扎黑纱,为灵车,往后依次是王光美和子女、亲属的车,北京送灵的首长、山东省委、青岛市委、市政府负责人和海军负责人的车,大约共有50余辆车组成车队,浩浩荡荡慢行前进。
汽车开出机场的路上,三三两两的海军官兵,左手托帽,垂手肃立,向疾驰而过的灵车行礼。机场离海军码头的路程大约有30多公里,需走30分钟时间,到海军码头立即登舰起航。
从机场大门口到海军码头的道路两旁站满了胸佩白花的群众,肃穆站立迎接刘少奇骨灰的到来。
青岛市委、市政府领导告诉王光美,青岛市委、市政府决定:迎送刘少奇的骨灰;全城机关、学校、企业、事业单位、解放军机关、部队一律下半旗致哀;起航时青岛港内所有大小船舶一律鸣长汽笛致哀。海军方面提出:骨灰登舰队旗舰,即101驱逐舰;4艘护卫舰和空中4架战机护航;起航时鸣放21响礼炮,500名海军官兵在码头列队迎送。
王光美听了青岛市委和海军对刘少奇的海葬安排,便对市委书记和海军舰队司令说,我们离京时治丧办负责人交代:周总理和其他一些领导人撒骨灰都是少数的工作人员和家属子女为主,机关协助,悄悄地撒,不惊动群众。这次批准公开撒,但规模也不要太大。因此,我们觉得山东省委、青岛市委和海军提出的方案有些大,比如沿途动员群众太多,几乎整个青岛市全天非停工停产不可。登上了最大的驱逐舰还要4艘护卫舰、4架战机护航吗?不鸣21响礼炮,只放哀乐行不行?
山东省委、青岛市委、市政府和海军都不同意王光美的意见。他们说:河南郑州市举行了迎送骨灰的大会,郑州几万市民在道路两旁为少奇同志送行。这次活动是国家元首级别的丧事,为什么不可以多动员一些群众,让他们参加一下国家大事的活动呢?接受教育嘛!舰队旗舰出航,必须有护卫舰、战机护航,这是常规。他们要我们这些北京来的同志解放思想。他们还说:已经安排好发通知了,如果撤销群众参加,会引起群众不理解。他们已经知道了,你撤销,他们还照样来。无组织的群众上街多了,现场秩序和安全都不好控制。我们向治丧办报告了情况,说明利弊,中央已经同意了山东和海军的安排。
机场离海军码头的路程大约有30多公里,需走30分钟时间。沿途路两旁,20多万群众自发聚集肃立致哀。灵车经过市区街道、马路旁、码头边,住室楼的窗口里、阳台上,到处聚集着哀挽肃立的人群,有的在流泪,有的在哭喊,有的在招手。有几个十字路口群众高声喊着:“向国家主席刘少奇致哀!”“向王光美同志致敬!”“我们要见见王光美同志!”此时王光美眼含热泪,摇下了车窗玻璃,探身车外,向群众致谢。有群众要跑过来与王光美握手表示哀悼。此情此景沿途有好多次。从机场至海军码头沿途公路两旁,自发聚集有20多万群众队伍肃立致哀,迎送刘少奇的骨灰,充分表达了山东人民对刘少奇的敬仰和怀念。
灵车驶入军港,500多名海军官兵在码头列队哀悼和迎接刘少奇骨灰登舰,海军官兵全部行致哀军礼。海港里所有的工人和机器设备也都停止了工作,工人们就地肃立,港口里中外大小船舶都下半旗志哀。军舰离岸时,为少奇同志送灵的亲属们排成一列,向深情的青岛人民,向岸上庄严肃立的海军官兵们三鞠躬致谢。
11点,101驱逐舰准时起航,此时放哀乐、鸣放礼炮21响,青岛港内大小船舶汽笛长鸣,震耳欲聋,表示对刘少奇的哀悼。在海军首长的引领下,王光美和刘源等按时登上了101驱逐舰。驱逐舰的指挥塔上悬挂大幅黑底白字的横幅,上写:“沉痛悼念少奇同志!”和“刘少奇同志永垂不朽!”所有上舰的人都在胸前佩带白花。军舰出了海军码头,4艘护卫舰跟上了101驱逐舰,左右舷各2艘,成梅花型编队护航前行。出了青岛港湾,天空中传来轰鸣的战机声音,我们抬头看见4架银色战斗机低空飞来,到10l舰的上空盘旋几周表示哀悼,然后护航前进。
大约在12点101舰到达了预定撒骨灰的海域,即我国领海线12海里以外的公海上。一位海军军官报告了10l舰所处的经度、纬度。
经请示王光美同意,放哀乐,全体登舰人员肃立默哀,开始撒骨灰。记者们见势包围了王光美和她的子女们,争着抢镜头。
此时王光美万分悲痛,这是与亲人生死离别呀!只见她泣不成声,手捧掺着花瓣的骨灰撒向大海,子女们也照此你一把、我一把悲痛地把亲人的骨灰撒向大海,现场极其悲痛。约在12点半撒骨灰结束。海军首长下令返航,圆满地完成了撒刘少奇骨灰的任务。
送少奇同志骨灰的飞机从北京飞往青岛的途中,天气晴朗,而当军舰离港驶向大海时,天就变阴了,到了撒骨灰时,开始下雨了,回航时雨渐渐减弱消失,到军舰靠岸时又是一片晴空。有人说,那雨,是老天为少奇的冤魂莫上的一把泪。

www.142.net 2毛泽东刘少奇
《刘少奇的最后岁月》,黄峥 编著,九州出版社,2011年12月
在中央派出工作组期间,刘少奇同志曾派光美同志到清华大学参加了一段时间的运动。所以撤出工作组后,清华的造反派头头蒯大富就扬言要揪斗王光美,说她在清华执行的是“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这个消息被少奇同志的一个孩子听到后回来就讲了。刘少奇同志听后,气愤地说,“我有错误我承担,工作组是中央派的,为什么要让人家代我受过?要批要斗要检查我可以去。”
在砌大富等人的煽动下,要求王光美到清华作检查的压力越来越大。起初,周总理是不同意王光美去作检查的,他说:“工作组是中央派的,光美是个执行者,不必去检查。”后来,康生、江青伙同清华的造**派一起向周总理施加压力,声称:“王光美不去作检查,学生就要来揪。”
1967年4月的一天,我们收到中央办公厅的一封信,说中央常委同意王光美同志到清华作一次检查。在此情况下,少奇同志没有再说什么。
在去清华作检查的前几个小时,光美同志在少奇同志的会议室里同来揪她去清华的人发生了激烈的争吵。造**派要她去作检查时必须穿上她随少奇同志出访印尼等国时穿过的衣服,而光美同志坚持不穿。她气愤地说:“要我去作检查,为什么要我穿出访的衣服?”“你出访时穿戴的东西,就是资产阶级的东西,就是搞资本主义复辟。这次去作检查也必须包括这些内容。康老(康生——作者注)说,你不听江青的指示,搞两面三刀,江青不同意你出访穿这些衣服。”造**www.142.net,派振振有词。
光美同志听到这里更气愤了:“这个问题,我不得不向你们说明,我出国前到上海专门看望过江青,还真问过她出访时穿什么衣服、戴什么首饰的问题。我告诉她说:少奇同志跟外交部的同志说过,自己有能穿的衣服,就不要再做新的了。江青说,我们是大国,你又是国家主席的夫人,穿戴得不能那么寒酸、吝啬,要多做几套好衣服。她可没有说过不同意我穿什么。我去作检查也只能穿我在那里参加运动穿的衣服。”
这次要光美同志去作检查,也是蒯大富等人制造的一个骗局,他们骗了周总理,也骗了党中央。
光美同志到清华后,在十几万人面前,蒯大富等人强迫她穿上旗袍、高跟鞋,给她戴上用乒乓球串起来的“项链”,并对她进行惨无人道的拳打脚踢,用卑鄙无耻下流的语言污辱她,谩骂她。
光美同志回来后,向少奇同志倾诉了满腔的愤恨和冤屈:“他们打人骂人、侮辱人都干了。他们批斗我,为什么还要彭真、薄一波、陆定一、蒋南翔等老同志去陪斗,这哪里是政治斗争,分明是在侮辱我们的党、我们的国家啊!”她终于决定给毛主席写封信。
刘少奇同志一直没有做声,他两眼发直,神情黯然,静静地听着光美同志的诉说。据卫士说,那天晚上,少奇同志连一口饭都没吃。
自从光美同志受辱清华园后,少奇同志的心情更加沉重起来,而且时而显得烦躁不安。有时郝苗把饭摆好,叫他去吃,他像没听见似的,不说话,也不去吃。一次,郝苗给他煮了两个鸡蛋,他发脾气非说是生的。郝苗知道他心情不好,剥开蛋壳,耐心他说:“跟平常一样,不生。”过了一会儿,他像突然间明白了什么,对郝苗说:“那我错了,向你道歉。”
一天中午,我从大食堂吃完饭回办公室时,从少奇同志的饭厅门口路过,听到他和光美同志正同孩子们说话。我进到办公室后,听到少奇同志的说话声越来越高,我侧耳断断续续地听到:“为什么我犯错误,让人家那么多干部代我受过……是谁批准的?为什么不准别人给文革小组的人提意见,一提意见就把人家当反革命抓起来(指的是1966年8月间一批青少年成立了联合行动委员会,简称“联动”,因贴出了炮轰江青的大字报,被当作反革命抓了起来——作者注)。他们就一贯正确吗?……我没有反对过毛主席,反对毛主席的是他们……有人想逼我自杀,我绝不会自杀,除非党需要我去死……我自杀了他们就更高兴了。我死后,你们要把我的骨灰撒到大海里。我要看着全世界实现共产主义!这就是我给你们的遗嘱!”咣啷一声,随着摔筷子的声音,他站起身来走出了饭厅。这时,一位值班的卫士来到我的办公室,说:“怎么老人家发脾气了,你听到了吗?”“我听到一些,因为他的声音时而高时而低,所以也没听全,好像还是因为清华批斗会的事。”我说。
后来,我向光美同志问起此事,她说:“从1956年中央领导人签名同意死后火化后,少奇同志就给我们说过,将来他死了,要把他的骨灰撒到大海里,像恩格斯一样。他说,大海连着四大洋,他要看着全世界实现共产主义社会。因为这件事关系到家属,所以他从中央开会回来,就郑重其事地给我讲了。那天吃饭时,谈到目前的一些现象,他的心情非常激动,又向全家人强调了这件事。”
江青之流在从精神上折磨少奇同志的同时,又开始从生活上折磨他了。
1967年5月的一个夜晚,为少奇同志当了18年厨师的郝苗同志被抓走了。这件事在工作人员中引起了震惊和恐慌。我问警卫局的一位副局长:“为什么要抓郝苗?”他表情神秘地悄悄对我说:“这是江青指示公安部抓的。江青说郝苗有特务嫌疑。解放前,他在北京一家饭店工作时同国民党的高级官员有关系。1946年在军调部当厨师时,王光美认识了他。中央一进城就把他要来了。他和罗荣桓处的一个工作人员联系密切,有盗窃军事情报的嫌疑。少奇的孩子外出串联时,是他给他们提供了粮票和生活费,有支持他们外逃的嫌疑。”
我越听精神越紧张,这个嫌疑,那个嫌疑,一大堆的嫌疑,说不定有一天这些嫌疑也会被安到我的头上,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不久,在江青的指使下,少奇同志的另一位厨师老冯也因“莫须有”的理由被调走了。那时,尽管名义上说,少奇同志的生活待遇不变,但厨师调走后,我们只能从大食堂给少奇同志打饭吃,有什么吃什么,这又是什么样的标准呀!
郝苗是生长在北京郊区农村的一个贫苦农民的孩子。因生活所迫,他14岁就到北京一家饭店学徒,吃尽了昔头才学得一手好手艺。中央进城后,经过党组织的反复审查才把他调到少奇同志身边的。他辛辛苦苦地为少奇同志服务,怎么成了特务嫌疑?就这样,郝苗在秦城监狱关了8年。
调郝苗到少奇同志家来,是吴振英经手办理的,而此时他也成了“黑帮”分子,也被剥夺了说话的权利。所以对郝苗审查来审查去,却没有任何人找吴振英写过一份证明材料。这一切,少奇同志心里肯定很清楚,光美同志受辱于清华园,郝苗被抓走,冯师傅被调出,这分明是在用钝刀子割他那颗滴血的心啊,他能不痛苦,他能不咆哮,他能不怒吼吗?然而这些都无法使他解脱,反而更加重了心灵的痛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