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人寿因5项违规行为受罚,保险公司短板

  宋毅

  保监会对天安人寿的处罚,集中在财务和资金运用上,包括虚假报送具备股票和不动产投资相关专业人员名单、虚假发票套取现金;违规投资高风险信托产品、投资的两项集合信托计划没有信用增级效力或者增信措施,另外,天安人寿投资的三项信托产品投资金额或者账面余额,均高于相关产品发行规模的20%。

  天安人寿的内部改革或因处罚而前途未卜。

  从梦想带领天安人寿走出“规模效益难两全”的怪圈,到最终股东、员工两头不讨好,郭自光与股东拉锯了三年;经历了“成功学童话中的百曲回肠”,却没有得到童话中完美的结局。

  8月10日,保监会下发今年第6号处罚决定书,天安人寿因编制和提交虚假资料、违规运用保险资金两项违法行为被处以共计62万元人民币罚款,案件在对相关人员陈述申辩意见进行复核后审理终结。

  8月10日,保监会公布一则对天安人寿的处罚信息,列明查出的该公司近两年5项违规行为:报送虚假备案材料、以虚假发票套取资金、违规投资高风险信托产品、投资信托产品的增信措施不符合监管规定、超比例投资。

  郭自光2012年9月获批担任天安人寿总经理,此后其在公司内部推出一系列改革,虽然最初其与股东间也经历过短暂“蜜月期”,但此后双方在提供风险保障还是要现金规模方面分歧加大,郭自光于今年5月份离职。

  针对以上违规,保监会决定处罚天安人寿共计50万元,并对时任天安人寿总经理郭自光警告并罚款共计10万元,时任天安人寿董事长韩德和时任天安人寿资产管理中心副总经理高建国分别警告并罚款1万元。

  与包括天安财险、华夏人寿、富德生命人寿等“明天系”下的其他保险公司相比,天安人寿的表现较为平淡,自郭自光离职后,原华夏人寿副总经理崔勇目前主持工作,天安人寿是否要成为下一个华夏人寿?《中国经营报》记者致电天安人寿相关负责人,对方称目前尚无更多信息提供。

  当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联系到郭自光本人,郭表示不愿评论。

  管理不善 多项违规遭重罚

  今年5月,郭自光离开天安人寿,选择创业。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接近郭自光人士处了解到,郭的离职并不意外,但来自股东方的决定却很突然。

  天安人寿此次所涉及到的违法行为主要包括编制和提交虚假资料、违规运用保险资金两大方面。

  从去年底真正启动郭自光一手推行的改革计划至今,已有不少部门员工骨干和中层干部离职,但郭自光依旧没有放弃跟股东方的斡旋和搏弈,直到5月的某天下午,紧急视频会议上,郭宣布因个人原因请辞,天安干部团队颇为突兀。

  其中,天安人寿在保险资金运用方面涉及三项违规行为:一是违规投资高风险信托产品,二是投资信托产品的增信措施不符合监管规定,三是超比例投资。

  而天安人寿,原为恒康人寿,2000年即在上海成立,真正到2011年由原新华保险总裁孙兵带领包括郭自光等在内的原新华高管班底一齐加盟后,才开始新的发展期。

  “从保监会的处罚看,天安人寿在投资上的违规主要表现在借通道、虚假增信和超比例限制三部分,借通道在业内其实不少见,但后两者比较少见。”一家保险公司资金运用部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借通道对于保险资金运用来说是不容许的,但因为在投资上很多资格要向保监会申请才能有,很多机构在没有资格之前可能会选取通道模式打擦边球。保险机构在投资上非常注重风险,虚假增信和比例超限制的情况一般不会发生。”

  但天安人寿始终面临与其他中小寿险公司同样的市场困境,仅有的5000余个人营销队伍,能够带来的高内含价值业务积累缓慢;创规模仍主要靠高成本却内含价值不高的银保趸交;团险与政府资源则难以与大型寿险公司匹敌。2014年的100亿收入中,原保险保费收入不足3成,投资业务收入超7成,且大都为一年期,综合退保率超过20%,且居高不下,公司亏损最高时曾达7个亿。

  记者在天安人寿官网上查阅到,就在今年5月7日,天安人寿按照保监会要求报送的两则资金运用风险责任人中,郭自光被确定为不动产投资业务及股权投资业务的行政责任人、股票投资业务及无担保债投资业务行政责任人。

  两年前,郭自光及其管理层团队向股东递交过一份改革方案,初衷有两个,一是“去大企业病”,尤其是后来从国资大企业保险公司跳槽加入天安的团队,一直不适应中小公司的市场竞争压力,效率低下;二是不愿再做股东的“现金奶牛”,寿险公司最核心的价值应该是围绕不同人群的“生老病死”提供风险保障,而不是依靠高现价产品做股东的融资工具,要求将年业务规模固定在100亿上下,争取改善业务结构和效益,争取五年盈利。

  “明天系”旗下最主要的保险公司包括华夏人寿、富德生命人寿、天安人寿、天安财险,从近两年的发展态势看,天安人寿无疑是其中的“短板”。

  当时提出的设想是:除法律和监管规定必须要保留的部门外,其他部门打散,合并成人才库,由员工自主发起项目(BU,Business
Unit),项目发起人选择有资源或竞争力的人才加盟,甚至有针对该项目的财务、精算等人员进行辅助,项目完毕时可以解散,收益由项目组和公司进行分成,项目参与者可以重回人才库,重新选择其他BU体加入。(详细参见:《天安人寿郭自光的BU经:削减中间成本
消化三大渠道》一文,《21世纪经济报道》2014年12月20日刊)

  天安人寿前身为恒康天安人寿保险有限公司,由美国恒康人寿保险公司和中国天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于2000年11月合资组建而成,后于2009年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名称也变更为天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郭自光去年底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定的目标是:2015年,一方面通过BU,将削减下的成本转化为产品优势;另一方面,保持现有100亿元的年保费收入规模的同时,进行结构调整,期缴比例要达到15%-17%。

  改革受阻 与华夏富德差距拉大

  但现实情况是,2015上半年,天安人寿原保费收入29亿元,规模保费收入53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前者增长26%,后者下滑38%。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网站,  天安人寿目前股东分别为领锐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北京金佳伟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陕西华秦土地复垦整理工程有限公司、杭州腾然实业有限公司和大连桥都实业有限公司,5家分别持有9亿股股份,持股比例各占20%。

  彼时郭接受本报专访时也坦言,这份BU改革计划股东一直持摇头态度,股东仍对他有现金规模的要求,所以他希望用一两个项目的迅速成功,来获得股东的认可。“先从两三个BU试水,需要给股东和员工观察、理解,到最后认同的过程及时间。”去年底专访时郭自光对本报记者说。

  改制更名后的天安人寿准备迎来一次大发展,2010年,郭自光离开新华人寿赴天安人寿担任董事长特别助理,2012年9月获批担任公司总经理,开始着手对公司进行改革。

  但现实并没有如预期般顺利。

  据悉,郭自光对内部最大的改革即学习互联网公司成立很多小的BU(business
unit)作业团队,把原来组织架构中的功能放到研究客户、获取客户当中去,围绕客户需求设计产品、设计管理,最终实现客户价值。

  一位天安人寿管理层人员向本报记者透露,上半年有资源、有能力的员工都被抽调成立多个BU小组,但尚未带来保费收入,这些被抽调的人原有岗位空缺无人填补。改革初衷是打破部门原有格局,取消渠道意识,但现在原有部门不仅没取消,反而在做加法,新增了BU团队,不少骨干相继离职。

  与此同时,其也在互联网渠道积极尝试,2014年2月参与“余额宝[微博]二期”,推出收益为7%的理财产品,2分钟收得保费7个亿。郭自光当时与本报记者交流时坦言,股东对此还是比较满意的。然而,改革的推进并非一帆风顺,来自团队内部的阻力及股东方的不认可,改革的效果不及预期。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28.7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25.3%,保护投资款新增交费为24.8亿元,同比减少60.4%。

  6月,保监会通过崔勇副总经理(主持工作)的任职资格。崔勇原为华夏人寿副总经理,主要负责对经营风险的整体把控,是公司首席风险官,在华夏已经任职近10年。

  天安人寿与同为“明天系”下的华夏人寿、富德生命间的差距正在拉大。今年上半年,华夏人寿原保险保费收入虽然仅有23.9亿元,但总保费突破800亿元,排名第三;富德生命原保险保费收入362.7亿元,总保费突破600亿元,排名第七。

  天安人寿与华夏人寿,二者股东之间关系甚笃,且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两家公司的高管“流动”也并非第一次,2012年华夏人寿原总经理韩德便曾转任天安人寿董事长。

  “‘明天系’旗下的保险公司都走的是靠规模、靠投资的道路,天安财险近两年在市场上拼的也非常狠,天安人寿的速度显然不能满足股东期望,将华夏人寿副总崔勇调到天安人寿也能明确看出股东方的思路。”一位从业逾20年的保险业人士对记者表示。

  那么,换帅后的天安人寿会成为另一个华夏人寿吗?华夏人寿今年上半年原保费收入24亿元,但保户投资款新增缴费收入778亿元,规模保费同比增加88%。

  上述业内人士还告诉记者,“明天系”旗下保险公司招拢的保险大佬都是市场拼劲十足的人,包括华夏保险的总经理赵子良、天安财险总经理高焕利,他们都是新华人寿当时关国亮的旧部,郭自光在当时也被称为关国亮的“第一杆笔”。虽然崔勇已接替郭自光主持工作,但据内部人士透露,公司即使调整经营思路仍需要有一个过渡期,目前的工作是将人员完善,BU的模式会否保留还未可知。

  “不管”投资却因投资而罚

  保监会对天安人寿的处罚,集中在财务和资金运用上,包括虚假报送具备股票和不动产投资相关专业人员名单、虚假发票套取现金;违规投资高风险信托产品、投资的两项集合信托计划没有信用增级效力或者增信措施,另外,天安人寿投资的三项信托产品投资金额或者账面余额,均高于相关产品发行规模的20%。

  郭自光本人对保监会的辩解是:将其认定为违法行为的直接责任人有误。

  一位天安人寿内部人士对本报记者透露,天安人寿的财务和资金运用基本由股东方决策,由股东派驻的副总裁负责,原总经理郭自光并没有对此两项的实际控制权。

  “郭自光到天安人寿的筹码是他有一支优秀的团队,但他的团队主要在业务和运营上有施展空间,财务和投资几乎不管。”该人士说。

  郭自光加入天安人寿前,曾在新华保险任资金运用部、财务管理部、资源管理等多部门负责人。

  而上述人士认为,郭自光的改革初衷较为理想化,但与股东博弈中变成了权利和利益的再分配。也许这次彻底打破部门格局的改革计划,其中一个“副产品”是能部分消解股东对财务和保险资金运用的牢牢控制;从而让寿险公司少一些规模压力,多做保障类长期业务。但这一分析未能得到郭自光本人证实。

  但保监会的处罚通知提到,公司总裁全面主持公司经营管理工作,对股票、不动产投资管理能力备案过程中有关专业人员信息存在虚假记载的问题,郭自光本人知情并签发了向保监会报送的备案报告;对于虚假发票套取资金的问题,郭在明知经济事项不真实的情况下,仍然批准了该项财务报销,应当承担主要责任。同时,对于违规投资高风险信托产品的行为,郭自光批准了投资计划。因此,郭自光对前述违法行为承担直接责任,违法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依法应予处罚。

  处罚书显示,郭个人因天安人寿编制和提交虚假资料,被警告并罚款9万元;因天安人寿违规运用保险资金,被警告并罚款1万元,共计10万元。

  天安人寿目前对外披露的5大股东分别为:领锐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北京金佳伟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陕西华秦土地复垦整理工程有限公司、杭州腾然实业有限公司、大连桥都实业有限公司,各自出资9亿元,股权占比各20%。

  近期数名员工陆续离职

  天安人寿内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总结了改革失败的原因,首先是从根本上,股东就不认可郭提出的寿险经营模式,股东规模需求的愿望仍较强烈,而在财务和投资上的控制几乎“寸步不让”。

  这基本已经从负债端和资产端都给公司定了战略方向,即负债端吸引更多现金流,而资产端的决策则由股东方统筹。如此一来,此份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彻底改革”方案,从一开始,就没有获得股东的新旧过渡支持和试错容忍空间。

  而另一方面,改革方案本身也有待完善。在没有取得股东方批准的情况下,从局部变革,成功率很低。

  从员工层面上讲,彻底打破原有业务渠道概念,几乎要求全员创业的改革计划,让员工的恐慌多于激情。更让员工不知所措的是,员工的激励机制一直未能得以明确,BU项目的筛选标准也不明确。“在我们看来,几乎就是BU委员会说了算。”一位员工说,而BU委员会的总负责即郭自光。

  “改革没有触及根本,我们原来想的改革是以创新的技术引领,符合现代企业灵活的组织,发展生产力,获得效益保费的规模化,这是改革的基本方向,可是后来变为一场关起门来的改革。通过利益的再分配,把权力集中在一两个人身上,是不可能改革成功的。”一位因此离职的天安人寿骨干对本报记者说,“举一个最重要的关乎改革成败的例子,改革的薪酬结构究竟是岗位工资、职务工资还是效益工资?这些没有明确,且财务部门并未参与改革。”

  另一位天安人寿内部人士对本报记者称:“本来这项计划是让公司不养闲人,提高人均产能,并让有能力的人收入更多。但目前很多人已经主动离职。创新业务部、运营部门和电商部门的骨干几乎走完了。”

  另有内部人士称,郭自光创业成立了一家互联网公司,原天安人寿IT部门共计13人追随他一同到了新创业公司。

  据内部人士统计,近期有包括IT部原负责人杜鹏飞,创新业务部原负责人王晓梅,银代部原负责人王晨,四川分公司原总经理崔志江等陆续离职。

  会否成为另一个“华夏”?

  2013年起,天安人寿与华夏人寿的发展已不在同一“量级”。尤其是规模保费收入上,天安人寿刚刚上百亿,而华夏人寿已通过银保渠道的扩张,迅速跻身寿险行业规模保费第四名。

  如果仅对比原保险保费收入,天安人寿与华夏人寿的差距并不大,2014年华夏人寿原保险保费收入为31.7亿元,行业排名第34位;天安人寿则为28亿元,行业排名第36位。

  但在规模上,华夏人寿则远超天安人寿。今年1-6月数据显示,华夏人寿上半年规模保费802亿元,天安仅53亿元。今年年初,华夏人寿以26亿元参与西水股份的定增,其作为“现金奶牛”的资金运用效果已经凸显。

  分渠道来看,银邮渠道占比已举足轻重。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同业交流数据显示,2014年华夏人寿银邮渠道规模保费超过660亿元,占总保费收入的90%以上;其中新单规模保费收入超过650亿元,同比增长100%,几乎均为趸交。

  凭借投资收益大幅增长,华夏人寿业绩也出现大逆转,由2013年亏损15.87亿元到2014年盈利11.55亿元;天安人寿则仍未走出亏损泥潭,2014年虽然已大幅减亏,但亏损额仍达2.6亿元。

  然而,华夏人寿的资本金消耗也非常高,华夏人寿8年时间注册资本增长30多倍。今年3月,其刚刚增资30亿元,注册资本金增加至153亿元。这是继去年上半年增加注册资本金至123亿元后,再次提升资本金。当时华夏人寿表示,连续增资显示了公司股东对公司未来发展的坚定信心。

  7月9日,保监会又批复准许该公司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公开发行10年期可赎回资本补充债券,发行规模不超过人民币80亿元。

  资料显示,华夏人寿于2006年12月30日批准设立,发起设立时注册资本仅4亿元。目前,华夏人寿是注册资本最大的非上市寿险公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